萌心攻略:季少偷心有点甜 第33章 身不由己_紫梦小草

2020年02月13日

查看周围是一番熟悉的场景,自家的小区楼下,苏简溪低低说了一声“谢谢季总”,拿着包就想下车。

刚出去几米就被拉回来。

“你没什么想交代的?”夜里凉风,把季云辰骨子里的那点冷冽也带了出来,苏简溪十分警惕,以为他说的是和张漾的事。难不成这家伙真要以此为由开除自己吗?

不明白也看不出季云辰的想法,因为此时他面无表情,甚至还皱了一点眉头。

“季总,规定就是规定怎么可能违反?我不会搞办公室恋情,可以吗?如果我做错了我自己离职,不用公司出面。”苏简溪是有点不高兴了,不相信自己为什么又来问自己?这不是跟冲突吗。

但是季云辰并没有因为她的保证而松懈,皱眉想说什么,可这时门一开,苏欣从屋里走出来,在这之前她从趴门上听了好一阵。

“姐姐,你回来了啊?”苏欣笑的比平日温柔多了,或者说还有些谄媚,更是破格的叫“姐姐”,苏简溪立刻浑身鸡皮疙瘩。

“你进去,没你的事。”苏简溪皱眉低声,可苏欣听而不见,继续问道,“姐姐,这是上次那位司机吗?”

苏欣是故意的,季云辰不喜欢被人叫做司机,可今晚确实又做了一回司机。两人及时都不说话,苏欣以女人的直觉也发现两人不正常。

“司机先生,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苏欣绕着季云辰打量了两圈,才缓缓揣测道。她可不会傻到真的以为眼前又帅又多金的男人是司机,莫非是苏简溪之前在夜场钓的凯子?

可这男人的面容怎么看有些熟悉,好像是公众人物呢?苏欣一时间记不起来,只是“善意”的提醒道,“哥哥你可别被我这好姐姐给骗了,我也是好心提醒你一句。”

确实“好心”……

苏简溪白了两人一眼,自顾自的进屋。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一分钟,苏欣就敲门。

细细打开一道缝,苏简溪的语气并不好,“又怎么?”身后的还跟着吴娟。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平常是吴娟的美容面膜时间,如今为了打探八卦居然还凑过来热闹。

苏简溪撑在门边,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她们也识趣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简溪啊,你最近是不是有金主了?”

苏简溪琢磨了下金主的意思,不过季云辰可是八竿子打不着。

“没什么事我要睡了。”

母女俩对视一眼,吃一记闭门羹,可还不罢休非要问出个所以然,不过一会就把苏父搬了出来。

“老头子,我也是关心女儿,怎么到她这里就成了不安好心了,我这后妈实在难当。”

苏父也在门前,苏简溪不得不让他们进来。

“简溪啊,赚钱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该赚的钱是不能碰的。”闻言苏简溪也猜出母女俩给苏父吹的什么风,此时苏父一脸担心,母女俩后面对了个眼色,一副小人得势的样子,苏简溪只觉得头疼。

“简溪啊,我和你妈也商量了,你的年纪也不找了,你看我这身子也一日不如一日,我让你妈给你安排相亲这件事……”

“爸!”苏父还没说完,就被女儿打断了,苏简溪瞥了眼看戏的吴娟,她并不认这个妈,可她更不会去相亲。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可以决定,而且您的身体怎么不好了,会越来越好!”

苏父叹了口气,他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还不是用那点药物和疗程撑着,就这会功夫他已经力不从心,干咳了好几声。

旁人离去,苏简溪躺在床上并没有清静,脑袋一个顶两个大。

“简溪啊,知道你明天日休有空,我特意给你安排了相亲,人都是我看过的,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临走时吴娟坏笑,这么一句话就把她推下深坑了。

她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人生大好,怎么就成了黄花老闺女?不过苏父对她期待的眼神,苏简溪不得不去走一遭。

相亲对象在咖啡厅等她,苏简溪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直到吴娟又打来电话问她在哪,她才犹豫的走了进去。

估计是看过照片,苏简溪刚出现在门口,他就快速的迎了上来,如此热切倒让苏简溪不知所措,可男人看清她那张脸时,不禁一愣,硬生生缩回去手,隔开了距离。

“怎么了先生?”苏简溪不知情的样子,男人张了张口,才迟疑坐下,视线不自然的打量她的面容,顺便还拿起照片对了对。

“哦,先生,您是害怕我脸上的痘疮吗?”苏简溪很忧心的样子。心中窃喜,男人的退缩就是奏效了,一大早她就跑去化了个艺术妆,此刻脸上隔二见三的痘疮,有点恶心,不过苏简溪才不会主动照镜子,自然恶心的不是自己。

“先生,这个病是不会传染的……你很介意吗?怎么,妈妈没有跟你说过吗?很多年了。”苏简溪小声,有些过意不去。

提到吴娟,男人更是皱紧了眉头,指了指照片,“你那个妈给我的照片,和你本人相差实在有点大。而且你这病?”好端端的女人怎么就长在脸上了呢,从面容五官上看,还是不错的。

苏简溪也有些惋惜,随即快速解释道,“照片和本人也差距也是正常的,女孩子爱美,都会p图的啊……”

“但是我父母都希望,早点完成我的终事大事,所以您看先生,如果您觉得好可以的话,是不是可以更熟悉的了解一下。”苏简溪故作羞涩的神态,夸张的表情,不停的朝他眨眼真的有些反胃。男人往后一缩,吴娟给了他点钱,说是玩够了分手了就是,可面前的女人这个脸,还有这个非常的殷勤,他遭不住,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先行离开了。

苏简溪望着匆匆而去的身影,露出来小虎牙悠哉悠哉的喝了口咖啡,轻轻放下杯碟,心情又好了很多。

男人肥头大耳的,虽然西装革履却显然不是那块料强行包装的,只不过她苏简溪的眼光会怎么低吗?有些小看苏简溪了。

开心思索着什么,苏简溪根本没注意到,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男人,又不确定的走回来,面露诧异似乎在确认。

苏简溪感觉到身影,以为是男人又回来。立刻换上一副谄媚劲儿,“先生!”

下一秒她的脸又僵住了,不是那个肥头大耳,是厉嘉言……情况有点尴尬。

笑僵在脸上,嘴角抽了抽,苏简溪终于蹦出来几个字,“厉总,你怎么在这儿啊……”

真是好久不见,自从上次的朱莉风波之后,厉家为了平息媒体的疯狂追踪,只能低调行事。时隔多日眼下才恢复了正常生活。

厉嘉言本来是和朋友刚分开,路过觉得这身影颇有些眼熟,过来再三确认又惊了。

“你这脸上是怎么回事?”

反应过来,苏简溪赶紧用手捂住,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别看!”现在的她丑爆了,果然总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熟人。

她赶紧转移话题,“厉二少,你又怎么会在这儿啊?”

“怎么又生疏的叫我二少了,我们不是朋友吗?”

哦哦,朋友朋友,苏简溪心里升起一丝愉悦。厉嘉言似乎更好奇她脸上的东西,居然还想仔细观察一番。

苏简溪红了脸,“只是个特效妆而已。”

不过厉嘉言可没得到苏简溪改行的消息,当时也怕突如其来的风波给苏简溪带来影响,他还暗地里派人保护苏简溪一段时间。

“那方便请你吃个饭吗?”厉嘉言抬手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也到了午饭时间,可是苏简溪不方便啊!她现在是鬼见愁,来的路上尽管戴了大沿的帽子,仍招来不少异样目光。

“那个厉少,我现在这个……”

“你有事吗?”

“啊?没事,不过……”苏简溪还没说完,就被厉嘉言带离了咖啡厅,很快被塞进车里,厉嘉言冲她一笑,“我知道,是担心这个吧?”

苏简溪才喘匀了气,“你刚刚没看到他们的眼神吗……把你当怪物一样。”

不过为什么不把苏简溪当怪物?大概是厉嘉言这样一个大帅哥,居然拉着这么个丑女,更让人咂舌吧。

路上苏简溪卸了妆,皮肤随着擦拭重现白皙和洁净,半晌后,看了下镜子浅浅的涂上唇彩。

认真的样子,完全没注意到透过后视镜厉嘉言的好奇目光。“你的皮肤不错的。”

苏简溪闻言抬头,旁边的厉嘉言认真开车,并没有看她,不过听到这样类似夸赞的话,苏简溪还是激动了一下。

车在餐厅门口停下,苏简溪有些拘谨,这样的高级餐厅是需要穿正式服装的,可是为了今天相亲的事,她是怎么土怎么来,一路上被人偷笑就罢了,再跟厉嘉言进去,这不是给他丢人吗,厉嘉言也算是公众人物,她怕重上热搜。

“厉少爷……”

看出苏简溪的退缩,厉嘉言猜出个七八,很自然而然的拉住想要逃跑的她,“我们不是朋友吗?”

好吧,苏简溪被这个理由劝服了。不过她好像想多了,因为用餐是在一个很私密安全的精致包间。

“上次的事情一直没机会跟你说声道歉,你不会已经对我产生了误解吧?”厉嘉言的存在总是彬彬有礼,一如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