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守护你 第十四章_建国饭店

2020年03月13日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总是最难熬的,在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课上更是煎熬。5班已经蠢蠢欲动,每个人都活像即将脱缰的野马,正准备冲向那短暂而美好的自由。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是班会课,这或许是学校对学生的一点怜悯吧,一般开学第一个学期的第一个周五,最后一节课都不会出现拖堂延误等情况。

欧阳明站在见台上看着讲台下这群屁股一扭一扭的学生,不由得一笑,曾几何时他也这般期盼过周末的到来,但是,现在他作为一名班主任,怎么可能会在自己学生面前露怯,必须会贯彻长年来全国的班主任在作为这个身份时所在学生面前保持的形象。

班主任的笑一定是夏天中最清凉的笑,没有杀手般的冷酷和无情却更加渗人,没有政治家那样的温暖和虚伪但你绝不会喜欢,那一张笑脸的背后寄托的感情,往往与一个高中生看到一个小学生为了某道作业题抓耳挠腮时脸上所不自主露出的嘲讽像似。

“周末,记得通知家长下周前要将学费交齐,有条件的统一打到这张卡里面,因为有些银行在周末也是开门的,如果没有条件的,下周一就带现金来,银行打钱的要记得带上银行汇款回执单。”欧阳明熟练的在黑板上写下一串数字,是一串银行卡号,“名字就写我的名字。”

趁着学生记录银行卡号的时候,欧阳明又道:“最近学校刚刚下发了通知,全校将严令禁止学生携带智能手机到校,如果被抓到,老师有权当场处置。当然,别的老师可能会没收,但是那只是别的老师,你们最好别让我看到,我没有别的老师那么好说话,若要是被我抓到,简单,我拆手机的本事也不是吹的。”

“切,学校也就是说的好听,还不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咱们学校连快递都能拿,更别说什么智能手机了”欧阳明话音刚落,赵敏转过头来对学校的安排冷嘲热讽,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了,学校在她眼里总没落得好。

孙志浩闻言转头向窗外一看,几个快递小哥正骑着三轮小货车,大摇大摆的开进学校的大门,在离校警室不远的绿化带前将包裹摆好。

芋笑道:“快递跟智能手机有什么关系?”

“笨,你想啊,学生怎么拿的快递?”

“用手啊!”赵敏同桌赵毅也转过头来,插了一句嘴。

“滚!!”赵敏狠打了一下赵毅,道,“学生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怎么网购,你看来领快递的大都是学生,这就很说明学校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了这么多年了学校都不抓,怎么可能偏偏到了我们这届就动真格的了?”

孙志浩无言,这逻辑虽说有些牵强,但也能说明一些问题,至少学校在学生使用智能手机方面管的确实并不严。

这边四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对学校关于智能手机的态度进行着讨论,讲台上欧阳明已经宣布班会结束了,“好了,该说的事,我已经说完了,接下来的时间,你们把教室打扫一下,就可以回家了。”

天大地大,回家最大。正所谓回家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欧阳明话音刚落,赵毅和赵敏便仿佛心有灵犀似的,同时站起来,赵敏这边:“大家抓紧时间,打扫卫生……”,赵毅那边接着:“打扫好卫生,早点回家啊!!”

不愧是青春中的少年人,仅靠这短短两句话,便极大的调动了同学们对打扫卫生的积极性······

呵呵,不可能的!

大家都是经过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老油条,对于打扫教室卫生这种事自然是轻车熟路。但问题是,老子连自己家的卫生都懒得做,你想让老子打扫教室卫生?!呵呵!

只不过现在毕竟是新学期、新同学、新面孔,相互之间大家都不是很熟,总不能给集体留下一个不爱劳动,不积极上进的坏印象吧;再说了,那班主任都还没走呢,显然是要抓一个典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要是被抓住了,一顿收拾是免不了的。

老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对孙志浩而言,集体打扫教室卫生,是一门学问,一门很重要,关系到将来三年中每个人的值日份额的重要学问。孙志浩抢先跑到教室门后面,抢过一把扫把,毕竟教室就这么点大,而5班整整有进50余人,打扫一个教室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所有的工具都是要抢的。

相比孙志浩的积极,李芋却很茫然的站在座位旁,左顾右盼的看着教室里干的如火朝天的同学们。她非常敏感的感觉到欧阳明的视线像两道激光,聚焦在她的脸上,强烈的危机感充斥整个心脏。这时候,一只手拍了拍李芋的肩膀,李芋转头看去,正是她的同桌——孙志浩。只见孙志浩手上提着一把扫把,他道:“李芋,你没有扫把,用我这把吧。”

“你不用么?”李芋虽然从内心深处不想接过那把扫把,但被迫与欧阳明的威慑下还是乖乖的接过孙志浩的手上扫把。

“我没事,我去擦窗”孙志浩脸上憨厚的一笑,内心深处无比的欢喜。根据他多年以来对打扫教室卫生的研究,在集体打扫卫生的时候,没有什么工作比得上擦窗了跟更轻松了,也没有什么工作有擦窗更能浑水摸鱼了,相反扫地反而是最辛苦的工作,因为擦窗的同学用来擦窗的一般是不用的废报纸,擦完随手一丢,最后再由负责扫地的同学清扫干净,最后倒垃圾才能走人,也就是说,拿扫把打扫卫生的人一定是最后才走的人。在孙志浩看来没有什么工作比得上擦窗更轻松,也没有什么工作比得上扫地更累。

此时此刻孙志浩心中满是对自己暗坑了李芋一把而感到骄傲。(不得不说这小子脑回路确实与常人不同)

欧阳明冷冷的盯着这群学生打扫卫生,心中却在感慨:青涩的少年人啊,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唉,不知道周末孙老师会穿什么衣服出来,最好穿那件绣着点点梅花的短裙,我滴亲娘啊,真是想想都流鼻血……

欧阳明连忙收起自己不经意间露出的猥琐的贱笑,左右看了看,学生还是在热火朝天的干着活,没有人发现自己刚才的表情,轻轻的咳了一声,“来几个人把讲台收拾一下,黑板一定要擦干净,学校等一下会派人来检查,把卫生搞好就可以回家了。”

几句话交代下去,欧阳明便拿起公文包离开了教室,当他转身背向学生是,那贱贱的笑容便再也控制不着的暴露出来,他现在比学生更希望明天周末的到来。

班主任一走,5班众人的办事效率顿时直线下降,正在擦窗的几名同学将手中的废报纸团成一团,随手丢在地上,便回到座位上拿起书包,同刚刚认识了一个礼拜的同伴结伴而走。孙志浩敷衍的用报纸在窗玻璃上抹了抹,简单的抹去了灰尘,便将废报纸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坐在位置上等大姐。孙志春让他在教室里等她一起回去,至于三姐孙志冬作为一名新进的光荣而苦逼的高三生,怎么可能会有周末这种美好而不现实的东西。

大姐孙志春八成还在办公室里备案教材,根据孙志浩对自家大姐的了解,少说也要等到下午最有一节课的下课铃声打响,她是不会停止的,因为最后一节课的铃声相当于吃饭铃,到点吃饭了当然要暂停工作了。孙志浩一看时间还很早,现在才不过是下午第三节课结束,大阳一中的下午一共有四节课,孙志浩还要在等上一节课的时间,于是无聊的他便坐在凳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李芋扫地,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他竟然还看的津津有味。

这可惹恼了一旁打扫卫生的李芋,你说本来自己扫地好好的,突然发现有个人一直盯着你,是谁都会恼火。李芋停下手中的活,一双大眼睛瞪着发呆孙志浩,但发现孙志浩竟然不为所动。李芋快步走到孙志浩旁边,手中扫把一把丢在孙志浩身上,“臭小子看什么呢,再看信不信老娘揍得你在床上连躺一个周末!!!”

孙志浩被身上传来的疼痛刺激的回了神,一看到身边一脸怒容的李芋,顿时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连忙赔笑道:“女王,女王大人,别生气啊。”孙志浩将身上的扫把拿开,轻轻地放在李芋的手上,脸上讪笑不知,一脸的讨好:“女王大人,我看你还不是因为你太好看嘛,我突然发现,在夕阳的照射下,女王大人您身上就好像有一道淡淡的圣光在闪耀,刚才的您就像是天使下凡……”

孙志浩还要说,却被李芋挥手打断:“你什么意思,你说我是天使,那是不是说老娘不是人,而是一个鸟人?”

孙志浩:“……”

亲娘啊,一般情况下女生不是都应该觉得羞涩的一边小拳拳捶你胸口,一边用娇羞的语气说着“诶呀讨厌”或者“打死你个凑流氓”吗?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三姐给我看的撩妹指南是假的?不对,一定是这个女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特种女人,是女人中的战斗种族,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存在。

孙志浩在心中暗自给李芋分了类,脸上的讪笑不减;“诶呀,口误,口误,女王您看,教室已经差不多打扫干净了,您还不回家吗?”

“要你管”李芋拿着扫把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便走开了。

孙志浩轻轻拭去额头上的冷汗,看着李芋的背影,生怕她突然转过身来找茬,便连忙收拾书包,去办公室找孙志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