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难测:白狐夫君太难撩 第二章 不甘_南音吖

2020年05月29日

听到这些话沐婳娴不由得有些厌恶,注意到侍卫手中的暗器,想去让夜墨泽小心身后,却发现就算拼命的嘶喊也发不出声音,如今自己只是一抹魂魄。

“你就把她害成了这个下场”,夜墨泽冷笑一声,翻身越过禁军手中的长刃狠狠的向夜墨玺刺去,小腿出早已被暗器所伤,行动艰难。

“别在做捶死挣扎了”,夜墨玺蔑视的看着连站起来都十分困难的人,“想怎么死,朕成全你”。

小娴,那人失神的轻喃着沐婳娴的小名,向守灵的地方望去,眸子中有了闪光。

他想干什么?沐婳娴惊恐看着起身冲向自己尸首的人,他疯了吗?

夜墨泽脚尖轻点,他现在是九五之尊,自己伤害不了他,不顾血流不止的伤口,从刚刚开始就在寻找机会,现在,正好,拼劲全力动用仅剩的灵力,向守灵的地方移去,单手推开厚重的棺材,吓得守灵的宫女跌坐在地上,不顾身后追来的人,抱起里面几乎不成人形的尸首夺窗而去。

“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震慑力的命令下达,暗中的影卫纷纷行动。

翻身上了早已备好的白马,泪水滴在烧的不成人形的尸体上,“小娴,你不喜欢那样的环境,怎么可以在那里永久的沉睡,你喜欢花,我带你去万花谷”,紧搂着沐婳娴的尸首护在怀里。

骏马在泥泞不堪的路上飞驰而过,跟了他一路,这是何苦,那副皮囊被烧的沐婳娴自己看着都觉得恐怖、厌恶,可他却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如同至宝一般。

影卫追兵近在咫尺,沐婳娴慌张的喊着让他扔了尸体,何必来趟这个浑水,为了不认识而又害了你的人值得吗?

锐利的飞镖击中夜墨泽的腰部,一时间白色马匹的背部被血色侵染,后面的人似乎知道他逃不了,戏弄的发着暗器,因为他们知道,其实在皇宫时就能把夜墨泽抓住,只是很久没碰到猎物来练练手。

隐约的听到那些影卫闲聊的话语,“没想到夜墨泽真的在圣上登基时自废了修为”。

“兵权也都交了,没有一点人脉,放心,没人会来救他的”。

“一个手筋、脚筋都早已被挑断的废物能跑多久,再玩一会儿把他抓回去复命”。

什么?回想起皇宫时的言语,一切衔接在了一起,沐婳娴望着马匹上气息奄奄的人,为什么要做这些,当初圣上赐婚自己从未当真过,却从没想过这是一场赌博,自己以为的爱,是用一个人的一生换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成全我!

骏马上的人脸色越发苍白,下巴轻搁在怀里的尸首上,嘴唇已经没了血色,轻语道,“小娴,本王会把你送到万花谷的,说到做到”。

放手啊!这样下去,会死的,你怎么那么傻,我让你失了太子之位,何必这般待我,苍白如纸的脸色让沐婳娴感到心疼,就连自己死的时候都没有怎么疼。

是的,沐婳娴喜欢花,喜欢的痴狂的程度,当初被封皇后时后宫里种满了花,可后来那些都被宫殿和美人代替了,夜墨玺不喜欢花,那自己就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花了,软禁宫中多年,没想到当初不以为意的一个人,却牢牢的记着自己的喜好。

当初以为他同意是被父亲鼓动,但如今看来,那应该是他的希望,而自己想也不想的就把他推入深渊之中,从当朝太子成了如今的落魄王爷,但他还是牺牲了一切用来成全自己。

骏马还在不停的奔驰,只是速度变缓了,那副丑陋的尸体却被他搂的紧紧的,轻微的咳嗽声音传来,手筋、脚筋被挑断及旧伤复发,再加上今天受得伤,他撑的住吗?

夜墨泽感觉视线一有些模糊,快到了,苍白的指尖费力的紧抓着马疆,一定要坚持下去,牵着马疆的手开始感到无力,身体开始摇摆不定。

马的一个趔趄把背上的人甩了出去,夜墨泽反手抱紧怀里人,生怕摔到她,在草丛略显岩石棱角的土地上滚了下去,身体中的气息仿佛被用尽。

是自己把心付错人了吗?看着生命频临危机却不忘抱紧自己的人,这么多年来为了帮助夜墨玺夺得王位步步为营,举步维艰,早就忘了自己的本心,栽赃陷害的是自己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自己做过,屠人满门的血案自己也做过。

如今落到这步田地沐婳娴不怨恨别人,但他为何要承受这一切!若能重来一次,就算对他没有感情也会下嫁与他,因为这个世上,只有这一人在用心守候着自己,也只有这一人值得自己坦诚相待,但自己在这漫长的人生中竟然从来都没有认真了解过他。

想至此,沐婳娴后悔了,或许自己不该死,自己不死就不会害的他这步田地。

滚落的人艰难的爬起来,紧抱着怀里的尸首,再有意识时已经滚落到了断崖旁,身上的劲衣已被血色染红,眩晕感袭来,手脚发软,感觉力气快被掏空了。

断崖旁,夜墨泽解脱般的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煞白脸庞虽然狼狈,但却有种说不出的凄美和决然,温润如玉的模样始终不变,紧搂着怀中的尸首,声音已经苍白无力,“咳咳、谷底百花盛开,甚好、甚好,也算本王不枉此行”!

“小娴,你还记得在山谷里认识的小孩么?他十分的倾心与你,咳咳……”!无力苍凉的声音让人听的那么不真实,只能看到那薄唇轻喃。

“若再来一世,本王不愿再识得你,也愿我们永世不想见,本王不愿再受……”!声音被凌冽的风撕破,还有那一句如果不是那年,你出现在我眼前、我也就不会那么可怜被撕碎在深渊。

翻身跳下悬崖,跟上来的影卫看着夜墨泽消失的身影,原来他今天来这里就没有想过要活着,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断崖,这跳下去必死无疑,可以回去汇报了。

那句『若再来一世,本王不愿再识得你』在沐婳娴的脑海中环绕,脑袋突然懵了一般,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站在断崖边同夜墨泽一起跳了下去,怎么可以,那若再来一世,换我缠着你!我不想让你再孤立无援!我也想识得君心,可惜,自己已经死了,已经错过,我不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