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契约新娘 第162章 父子齐上阵_冬雪花

2020年04月10日

殷亦航因为柳娇娇的事情有些丧气,恩泽实在是看不过去,又是开导又是想主意的,想让殷亦航重新振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殷亦航终于站起来了!恩泽甚是欣慰!

楚诗语听到敲门声站在门眼处看了看,却是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躯,有些惊讶,竟然是恩泽来了,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楚诗语快速的打开了门,蹲了下去,摸了摸恩泽的脑袋,“恩泽,你怎么找到姐姐这里来的啊?”

恩泽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看着楚诗语,伸出来两只短小的胳膊,抱着楚诗语的脖颈,甜腻腻的叫着,“妈咪,我是跟着爸比来的。”

虽然又是被叫做妈咪,楚诗语有些无奈,可是更让她感兴趣的是恩泽竟然是跟着她爸爸来的!还一直以为恩泽是孤儿,没想到还有个爸爸。

怀中有着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软绵绵的融化了楚诗语的心,“恩泽,你的爸爸是谁啊?在哪里啊?”

殷亦航站在楼梯上听着诗语温柔的哄着恩泽,心里暖暖的,这可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啊,光是想想都觉得心中暖暖的,很舒服。

听见诗语这般的问道,殷亦航也不藏着躲着了,直接是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出现在了诗语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诗语,拽拽的说道,“他的老爸自然就是我咯,只有我这样的天才老爸才能生出来这般可爱的额儿子。”

楚诗语和恩泽同时一脸黑线,这个男人怎么能这般的自恋。

正想抬头去看。忽然警觉,这个声音,这个语调,难道是——殷亦航?楚诗语抬头去确认,果真是看到‘高大威猛’的恩泽爸爸,殷亦航。

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恩泽,恩泽笑眯眯的说道,“他就是我爸比,虽然有点自恋,但是还是挺慈祥的。”

自恋,慈祥……殷亦航完全沉醉在自家儿子形容自己的词语中,无法自拔。作风中凌乱状。

为了使楚诗语确认,殷亦航弯下腰来抱起了恩泽,朝着楚诗语笑道,“你看像吧,恩泽就是我的儿子。”

楚诗语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一大一小的两张脸,反反复复的确认之下果真是找到了一丝相似的地方。

可是,话说回来。殷亦航有儿子?按理说最清楚的应该是自己吧,自己嫁给他的时候又没有给他生一个儿子,之前也是没有见过恩泽,之后就算是生也应该是生一个小一点的吧,怎么可能会生出来这么大一个儿子。

殷亦航,你当我是猪吗?

“殷先生,您的儿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楚诗语一脸的无语,你这不是明摆着鄙视我的智商吗?虽然我的情商不高,但是不代表我智商不高啊。

殷亦航的脸上有一瞬间的错愕,和恩泽对视一眼之后,刮了刮恩泽的小鼻子,说道,“恩泽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恩泽故作一脸的委屈,小脸皱成了一个包子,“恩泽是妈咪生出来的,才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欢天喜气其乐无穷的样子,楚诗语真的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直接往后退了一步,哐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殷亦航你个神经病,自己骗我不够还诱拐小恩泽和你一起行骗,真是够了,你的节操走去哪里了?

门外的父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恩泽软咩咩的说道,“爸比,妈咪是生气了吗?”

殷亦航无奈的看着紧闭的门,亲了亲恩泽的小脸蛋,安慰道,“你妈咪更年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爸比,更年期是什么啊。”恩泽有着一个强烈的好奇心。

“更年期就是女人……”

楚诗语听着门外这父慈子孝,父亲给儿子科普的戏份,果断是暴走了,转身深吸一口气,对着门咆哮起来,“殷亦航你给我滚!”

恩泽和殷亦航呆愣三秒之后,殷亦航恢复如常,对着恩泽慈爱的问道,“就是这样脾气暴躁不稳定,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恩泽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殷亦航觉得倍儿有面子,自己的儿子就是聪明,这才三岁就能明白更年期是什么,真是虎父无犬子啊,“恩泽真是聪明,来呗儿一个。”

“木嘛。”恩泽狠狠的在老爸的脸上亲了一口。

面面相觑,恩泽忽然问道,“爸比,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啊。”

殷亦航思考了一会儿,决定采取时间策略,就和楚诗语在这里耗,他就不相信楚诗语能够不出门。

恩泽思索了一下爸比的策略,觉得可行,便是乖巧的和殷亦航一同坐在楼下的长椅上,苦等着楚诗语出来。

晚上的时候,楚诗语家的灯泡居然是爆了,吓了她一跳。今晚她还需要写一份报告,拖不得。

拿上外套换双鞋子,楚诗语就奔向超市。

刚下楼的时候还没有走出几步,忽然觉得气场有些不对。敏锐的察觉到了似乎有磁场不对的生物在附近。

楚诗语环顾四周,猛然发现长椅上竟然有着一大一小两个黑影,着实吓了她一跳,这是咋回事?

用手机微弱的光亮照过去,看到的一幕她差点是笑喷了。只见殷亦航和小恩泽都保持着一样的睡姿,一个左边一个右边,都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看着这整齐划一的睡姿,楚诗语第一次有些相信,这一对儿是父子了。

“妈咪,宝宝饿。”忽然恩泽摸了摸肚子,嘴中喃喃的说着梦话,长长的睫毛遮在眼上,像是安琪儿一般。楚诗语顿时觉得母爱泛滥了。

“妈咪,爸爸也饿。”这个满腹沧桑的声音一出来,吓得楚诗语的手抖了三抖,还以为是殷亦航醒了,一看竟然也是在说梦话。楚诗语觉得更乐了,这父子俩竟然还做一样的梦,真是太可爱的。

殷亦航感受到了眼前光线的变化,并且那抖得三抖更是直接将他从梦中惊醒的元凶,不满的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眼睛还未适应周围的黑暗,只看到了一团光亮,吓了他一跳。

揉了揉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殷亦航才是发现,面前的人竟然是楚诗语!

惊喜布满了他那睡眼惺忪的脸上,“是你啊,你终于出来了啊。”

楚诗语见她醒了,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么晚了去干吗啊?”忽然是想到了殷亦轩,殷亦航一紧张,难不成这么晚了是去约会?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烛光晚餐,这是要闹哪样?绝对不行。

楚诗语用手机在殷亦航的面前晃了三晃才是将他从呆愣中唤醒,“殷亦航你发什么呆。”

“你刚刚说什么了?是不是要出去和殷亦轩吃饭?不许去!”殷亦航的声音很是强硬,强硬的让楚诗语觉得无奈。

“啊?你梦游了吧,我刚才说的是让你带着恩泽去吃点东西赶紧回家,既然认了别人当儿子就别虐待儿童。”楚诗语说完就站了起来,收起了手机准备赶往超市买灯泡。

“别走,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要去和殷亦轩约会?”殷亦航起身拦住了楚诗语,非要是问个明白才是罢休。

被他弄得烦了,楚诗语本不想和他多说什么,甚至不想看到他,都和柳娇娇那姑娘那样了还来烦自己,还带着个小孩子来哄骗自己,真是要多过分有多过分。

可是现在她不说,殷亦航就不让她走,实在是很无奈,便是解释道,“我只是出去买个灯泡而已,没你想的那么麻烦,拜托你别烦我了。”

殷亦航这才是松了一口气,以一副男子汉的口吻说道,“你家灯泡坏了啊,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收拾,还是我来吧。”

“不用了谢谢,你要是真想帮我,请赶快带着你的儿子离开这里,谢谢。”楚诗语已经有些崩溃了,以前他自己烦还不满足,现在还带着个小孩子和他一起烦人。恩泽她是不厌烦的,但是却是无比的讨厌殷亦航。

“妈咪,宝宝饿。”恩泽在睡梦中又是呢喃起了梦话,楚诗语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对殷亦航的气也是消了大半。

“你儿子饿了,你听到了没有,快点带恩泽去吃东西,他还小,在长身体,饿不得的。”楚诗语有些急了都是,一想到恩泽这副可怜的样子,楚诗语巴不得抱着他回自己家去,但是若是自己带恩泽回家,想必这个大的拖油瓶也是会死皮赖脸的不肯离开甚至说跟着自己回家吧。

想到这里,楚诗语便是打消了带恩泽回家的念头,反倒是退而求其次,决定唤醒殷亦航所谓的父爱,让他带着恩泽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再烦自己了。

本来有些动摇的殷亦航听了这楚诗语之前之后语气以及态度的变化,心里也是有了一点谱,知道恩泽是她心中的柔软,便是更加有恃无恐,一脸傲娇的说道,“你要是不让我去你的家给你换电灯泡,我就绝对不带着恩泽去吃饭,他饿着,我也陪他一起饿着。”

说罢,似乎是为了应景,殷亦航的肚子还真的是叫了几声,楚诗语对此已经是彻底的无语。

想要转身直接离开,可是又想到恩泽这么小的孩子却是落入了这般贼人的手里,便是又有些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