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劫良缘:将军榻上来 第四十一章 (下):傻妹妹_寒苏寒

2020年05月21日

“妹妹!你的心上人骑着白马来迎娶你来了?”薛公子在薛府喊道。

此时,距离薛千金与林公子分别已经一个多月了,薛霏在薛府的生活依旧淡若白水,虽是锦衣玉食,但是这位爱闹腾的薛千金怎么会甘于这样的生活。

此时的薛千金正在房间里斜躺着,一听此事,立刻欣喜坐起,将床铺坐翻,自己被压在床下面,起不来但是口里还是喊着:“你是说林公子回来了?”

“不是!”薛公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不是,那是谁?”被压着的薛霏挣脱着出来,同时说道:“其它男人别想娶我,否则小心结婚后本小姐捶他。”

“捶他,我猜这个人你一定想锤他,不过是边撒娇边捶她。”

“到底……”薛千金挣扎着,试图从床底下翻出来,“咦啊……咦……咦”

薛公子听到薛千金呻吟的声音,觉得好笑,问道:“妹妹,你在干嘛?你莫不是在……”

此时,薛千金用力大喊一声:“呀!”,终于从床底下翻了出来,随即舒畅地喊了句:“嘘……”。

“妹妹,你……”薛公子像是有些担忧似地,“你不会在……”

“啊!”薛霏怕哥哥误会,红着脸马上辩解道,“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哥哥你别瞎想……”

“哦!你不是在茅厕啊!”薛公子舒了一口气,“刚刚我还在想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肠胃郁结,不过就算是,抓点润肠通便的药物就好了!”

“没有!没有!”薛千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尴尬地笑着道:“哥哥啊!我其实是刚刚被床压住了!不过,话说回来,不是林公子,那哥哥说的是谁来了呢?”

“还有一个人……”未及薛公子说完,薛千金喜悦地接口道,“铁……”

“铁二狗!”

“啊!什么铁二狗,什么东西啊,他从哪里冒出来的?”薛霏大吃一惊。

薛公子大笑:“开玩笑呢!是你的铁公子不错!”

“讨厌!”薛霏假装生气,随即问道,“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不过你刚刚为什么首先想到的是林公子呢?林公子和铁琼英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我……”

“不准说我两个都喜欢。”

“我偏要这么说。”薛千金又以她那种可爱独特的方式说话了,“我偏要!凭什么就你们男人整天想着要睡遍天下美女,我为什么就不能找几个夫君。”

“你见过一个水壶嘴配多个杯子,但是你见过一个杯子配几个水壶嘴的吗?”

薛霏忍俊不禁,清了清嗓子道:“那铁公子到底在哪?”

“乘着白马,万里奔袭到了我们薛府,后面带着满满一箱礼品呢!”

“真的!”

“千真万确!”薛公子点着头,“来娶你的,准没错,现在爹正在接见他呢!”

“好!我去看看!”薛千金说着便要冲出去。

“诶!别!”哥哥拉住她,“女孩子家要矜持点,你这样子太不成样子了!”

“他来娶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到他身边去?”

“啧啧啧!傻妹妹!”薛公子摇着头,“真是傻!你这个样子是没有男人喜欢你的,风流成性,早晚会被夫家扫地出门。”

“我不信!”薛千金立即跑到前厅,面见铁公子。

不久薛千金突然又急匆匆跑了回来,咚咚咚的声音震得地板发响。

“怎么了?怎么又回来了?”薛公子问道。

“我要去补个妆先。”薛千金一下子冲进了闺房。

“傻!”薛公子摇头叹道。

“哥哥!我该穿哪件衣服啊!”薛千金在闺房内对着哥哥喊道。

“不穿衣服最好!”薛公子又打趣道,“看你这急切的样子。”

“讨厌,哥哥,我真想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终于薛千金又穿上了那件最漂亮的素色长裙,冲了出去。

薛府的大堂装饰精美,人物字画,各式花草列次摆放,檀香暗焚。

铁公子依旧是那种玉树临风的样子,身着便装的他看上去绝对不像个打仗的,一袭白色素衣,环佩在腰间微鸣,乌发丝丝,折扇轻摇。

“铁公子?”薛千金喜滋滋地喊着他。

铁琼英突然回转,一下子看见了薛千金,笑从双颊生。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的。”薛千金的脸上浮现出漂亮的小酒窝。

铁琼英笑着点头,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话。

“铁公子是来娶亲的吗?”薛千金说话可不会转弯。

“是!”铁公子点头承认。

“太好了!”薛千金眨巴眨巴眼睛,“那我们什么时候洞房?”

“噗!”一旁的薛老爷听了此话将口中的茶全部喷了出来,正好喷到了前来观看的薛公子脸上。

铁公子听罢也尴尬万分,“不是的……不……”

“臭丫头!胡说八道!”薛老爷嗔怪道。

满脸湿润的薛公子擦了擦脸,无奈说道:“不知今天造了什么孽,让茶叶洗了把脸。”

“无聊!”薛千金拉着头发说道,“你们都喜欢装。”

“薛小姐,你听我解释!”铁公子说道。

“解释?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都喜欢装,我难道说错了吗?”

“当然没错,只是……”

“女孩子家要矜持一点!”薛霏抢着说道,“这话我可听了不少遍了。”

“其实!薛千金你误会了!”铁公子解释道,“我今天来是想来订婚不错,不过我不是……”

“我知道!”薛霏用手安抚道,“没让你今天跟我圆房,公子不要受惊了!”

“不是……”铁公子还想解释。

“其实铁公子今天在我们家住一晚上,睡在我闺房也可以啊!既然你要娶我,这有些事情早点晚点无所谓!”

“噗!”薛公子把脸擦干净的时候,薛老爷听完这句话又喷他一脸。

薛公子愣在那里,脸上又湿漉漉的,只好道,“不知今天造了什么孽,茶叶又洗了把脸。”

“其实我今天来,是为了……”

“是为了什么?这次让公子说完!”薛千金终于放了一马。

“冰冰姑娘!”

“什么?”

“冰冰姑娘!”铁琼英重复道,“是为了冰冰姑娘!我想迎娶冰冰姑娘!”

薛千金被这句话惊呆了,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心里又气又愤怒。

“那日,我在集市上看到冰冰姑娘,便觉得很是喜欢!不管冰冰姑娘是否同意,我这次来只要个答复而已!”

“你……”薛千金又气又羞,又恼又惊。

“薛公子只是为了一个丫鬟,为何要备如此厚礼啊!”薛老爷有些不解。

“我知道冰冰姑娘只是贵府的一个丫鬟,但是即使冰冰出生不够华贵,在我心中她也是拥有无上地位的。”

“准备如此厚礼。”一旁将脸庞擦干净的薛公子笑道,“搞得我这个傻妹妹还以为你是来娶她的,激动了半天,还胡说八道。”

“实在抱歉!”铁琼英面露愧疚,“引起此番误会绝非铁某本意,实在抱歉。”

“你……”薛千金气急败坏,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她可是当真的,如今却是这样的结局。

薛霏一怒之下,转身离去,从哥哥面前过时,被哥哥一顿嘲讽。

“叫你矜持点,现在脸丢尽了吧!”薛公子偷笑道。

“你今天也挺倒霉的,被爹口里的臭水喷了两次,一定是造孽太多才那么倒霉,上次那个被你奸杀的女子鬼魂找你来了!”

这薛公子确实是恶霸一个,作恶多端,听到这话,却恬不知耻道:“奸杀?胡说八道,明明是她自己自杀的好不好?”

“琼英啊!你……”薛老爷摇了摇头,“你……算了,时候不早了,你一路奔波也需要休息了,不如就到厢房去休息吧!”

夜间的薛府虫鸣不断,风吹树影动。

只可惜此时的薛霏伤透了心啊!这个女子虽然平日里大大方方,无拘无束,但是对待感情却是真的,自己喜欢的男子并不喜欢她,反而看上了自己身边的丫鬟。

她独自坐在大石头上,先是在生着闷气。

过了许久,她才由生气转入悲叹,用娇嫩的手杵着自己的脸,坐在那里暗暗流下了眼泪。

“我家尊贵的薛千金怎么也有伤心的时候啊!”薛公子突然来到了她的身边。

“哥哥啊!你怎么来了?”薛千金毫无力气地说道。

“难道这个铁琼英真的有这么好吗?”这一次薛公子倒不是在嘲讽,他很认真,很负责地试着开导自己的妹妹。

“我只是感觉好难受……”薛霏的眼睛里浸满了眼泪,豆大的泪珠在雪白的脸上流转,却说不出话来。

“别哭了!好妹妹!”薛公子走过去替她擦干净脸上的眼泪,轻声说道“妆都花了!别哭了,越哭越丑,你的铁公子更不会要你了!”

“哥哥!你说,我薛霏到底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他不要我!”

“你喜欢他,他不一定喜欢你啊!”

“为什么?我……”

“哎!”薛公子确实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真的会为这件事情流泪,只好叹道,“不要伤心了,妹妹!别忘了你是薛府的大小姐,不就是个男人吗?他一个人来我们薛府,岂非找死,你等着!后半夜,哥哥我带着几位家丁冲进客房,一把将他按住,五花大绑,送到你的闺房中去,你要怎样就怎样……你先将生米做成熟饭,他已经跟你有了肌肤之亲,要是胆敢不娶你,我们薛府让他们铁府人痛不欲生!”

“瞎说些什么呢!”薛千金无奈地叹道,“哥哥你不要胡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