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宝福妻嫁到 第一百一十三章 跟妈妈睡_朗月棉棉

2020年02月10日

陆苼妗心中划过一丝暖流,害羞地戳了戳男人,“没事的,我慢点走就行。”

“不能走路。”景淮起身,二话不说,拦腰将陆苼妗抱起,不顾她害羞的挣扎,抬脚走向电梯。

“景淮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苏羽尖叫。

男人顿住,头也不回,声音冷淡道:“苏小姐,离开景氏之前,记得把大厅打扫干净。”

陆苼妗看着苏羽难看的脸色,眼睑微垂遮住眸中锋芒。

苏羽神情阴婺,咬牙切齿:陆苼妗,这事我们没完!

……

自苏羽的事情过后,陆苼妗时常宅在家中。

偌大的别墅人少,显得空荡荡的,又有些安静,好像在大厅里大声说话还会有回音,风一吹时不时会有阵阵的鲜花味。

花是陆苼妗放的,说这样会有一些仪式感。

她从洗漱间出来,看着父女两个僵持的样子便觉得哭笑不得。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大眼瞪小眼,不过没多理会就又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我今天就是要跟妈妈睡!”

年幼的陆晚晚犯倔的时候像极了发脾气时傲娇的陆苼妗。

景淮向来说一不二,此时也只好笑着看向她,眼神中尽是宠溺。

“你这么大的孩子了,还跟妈妈睡?自己去自己的房间。”

陆晚晚只是很久没有见到妈妈,听到景淮这么说心里不由得闪过委屈。

他好严厉,以后不要和他亲近了。陆晚晚心里想着。

陆苼妗在洗漱间卸妆,听着身后父女俩的吵架,两人一大一小的画面温馨的很。

有些昏黄的灯光笼罩着这一家人,温馨的氛围充满了整个房间。

不知道景淮说了句什么,小丫头竟然毫无预兆的哭了起来。陆苼妗瞬间的感到不对,刚走出门就感觉有东西扑到自己怀里。

“妈妈!他欺负人!”陆晚晚指着景淮,一把扑到陆苼妗怀里,有些委屈,还作势就要哭鼻子。

陆苼妗看向景淮,他一脸没事人的样子,他不说自己也猜到了八九成。

“你欺负晚晚?”陆苼妗看向景淮,她有些急了,摸摸她的头,语气里满是不善。

“我没有,是她非要和你睡我没同意。然后就恶人先告状了……陆晚晚,你说这是谁的错?”他轻声说着,这样的语气让陆晚晚莫名心虚,抱着陆苼妗的手又紧了紧。

陆苼妗明白,但小孩子的心思又怎么管得了?她指责道,“解释就是掩饰,说什么也没用,我去陪晚晚。”

景淮不再说话,反而陆晚晚对她一直做鬼脸,他看在眼里也不在意,反而心里涌过丝丝暖流。

说完以后她抱着陆晚晚回了房间,唱着童谣哄着陆晚晚渐渐进入梦乡,陆苼妗自己的眼前也是袭来阵阵的困意。

次日一早,景淮送陆晚晚去幼儿园,宛如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爸爸!下次你要来接我喔!”她临走时还不忘亲了景淮一口。

“好。”他应下,心里却盘算起了另一件事。

晚晚就读的于寄宿学院,故而,正好空出时间可以带陆苼妗外出散心。

在景淮将这事告知陆苼妗时,却横生变故。几日后,马尔代夫的餐厅中,景淮目色阴郁的望着对坐,正拉着陆苼妗,时而朝他撇来挑衅神情的童婳,以及不请自来的陆未易,气地磨着后槽牙,不甘弱后地叫起了陆苼妗:“阿妗……”

“点了一份三文鱼,我觉得还不错。”陆未易忽然插话,打断了景淮的话,强烈的给大家安利三文鱼,基本上童婳和景淮都没有意见,随意的夹了几口,点评说不错。

陆苼妗秀眉微蹙,胃部酸涩翻涌。她捏紧了筷子故作无事,面色却越发苍白。

坐在陆苼妗对面的景淮注意到了反常态度,整个人脸色上面明摆着的是担心,立刻就开口问着:“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最近看陆苼妗食欲不振的,但是今天迟迟不动筷,确实有点值得担心了。

陆苼妗摇摇头,面含笑意宽慰道:“就是受不了这味道,你们吃吧。”

“我先带你去别地休息一下。”景淮还是不放心。

他拉着陆苼妗要离开,引起了童婳和陆未易的注意。

“怎么了?”童婳看到陆苼妗有些憔悴,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没事。”陆苼妗趁机摆开景淮的手,依然坐在那,把目光轻轻远离桌子。她始终相信“眼不见为净”。

虽然童婳还是担忧,但终归没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上了一道鱼,要比三文鱼还腥,大抵是酒店里的特色。

“这是鱼好香啊,你们要不要尝尝,我觉得还不错。”自从今晚陆未易来到酒店,点完菜以后把各式各样的菜系都给大家安利了一遍,每一样都美名其曰“很好”,虽说的确不错,但是,经过他的安利之后,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陆苼妗却只闻到刺鼻的鱼腥味,然后脸色一变,不好直接呕吐。

“你们吃,我先去趟洗手间。”她连声道歉都来不及说,直接匆匆忙忙的就往洗手间跑。

看着陆苼妗匆匆忙忙离开位置去洗手间的背影,众人面色微妙。

“我去看看。”童婳起身。

景淮一边联系私家医生,一边对着童婳说道:“麻烦你了。”

陆未易一直没有意识到陆苼妗状态不对,看着她忍不住的干呕也开始担心。可是她们都焦虑成了这样,自己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先让童婳去看看吧。”

童婳朝着景淮深深地看了眼,转身朝着洗手间跑去。

“不过还好啊,也不是特别腥啊!”陆未易蹙眉抬头,看到神情紧张地景淮,嘴角抽搐:“景淮可有你的,是打算携子上位啊?!有了陆晚晚还不够?”

“什么?”景淮神情一顿,脸色骤然黑了下来,直朝着洗手间走去。

彼时,童婳已然冲进洗手间,见陆苼妗地蹲在垃圾桶旁边干呕,她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

“是最近吃坏什么东西了吗?”童婳说完转眼又觉得不对劲。陆苼妗跟景淮一块儿,连同作息都是相同的,怎么可能景淮没事,偏偏陆苼妗就出了错?

难不成……

童婳面露震惊:“你这是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