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大人不想嫁 第五章 后妈?!_暑雪寒蝉

2020年02月21日

设计这个工作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很难。看着设计师拍脑子就想出了极佳的创意,但是如果让普通人去想,则完全不是一个效果。

王明远给店里设计鲜花摆放,已经用去了两个小时了。当夏雨换好了衣服,准备等刘蓓过来接自己的时候,王明远还在和大和抚子讨论花的问题。

夏雨走道楚晴薇身边,小声道:“还没完事儿?”

楚晴薇无奈的耸耸肩:“老板娘在这些问题上特别的较真,你知道吗,都改了好6版的方案了。”

“看来今天是没完了。”夏雨看看表,发现已经七点十分了,她对楚晴薇道:“我等会儿先走,等他俩吵完了你叫王明远留个联系方式。”

楚晴薇点点头,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夏雨掏出手机,发现手机上有一条刚刚收到的微信,是刘蓓发来的。

刘蓓:等下夏总也要见你。

夏雨大惊失色,忙打道:?!?!?!WTF?!?!?!他来干啥?

刘蓓:【掩面哭表情】

刘蓓:你做好心理准备吧。不说了,我先开车了。

夏雨的内心是崩溃的。她现在完全不想见到夏无常。她只觉得夏无常出现肯定是没什么好事情的。

事情的确不是很妙。刘蓓开车过来的时候,夏无常并不在车上,但是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位夏雨并不认识的少年。天色昏暗,夏雨看不清少年的面容,只是觉得从未见过也并不熟悉。

刘蓓见夏雨上车后,目光一直往后视镜里看,就知道夏雨在观察后座上的少年。刘蓓只觉得自己曾经处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手段,在现在这个时间都不顶用。她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介绍这两个年轻人认识。索性,刘蓓也没有开口,拉起手刹,专心开车。

“刘姨,这是?”夏雨见刘蓓不说话,心里不详的预感越发的明显,她刚刚端详了这少年半天,和刘蓓的老公比了比,不太像,和刘蓓的女儿比了比,也不像。那这究竟是谁?

刘蓓还是沉默,她憋了半天才道:“等会儿让夏总跟你解释吧。”

夏雨心说:完了,要出大事。刘蓓和夏无常的关系非常的亲近。从夏无常建立第一个旭日造纸厂开始,刘蓓就跟在夏无常的身边。夏雨今年19岁,但是刘蓓跟着夏无常干,已经20年了。夏无常可以从一个小小的造纸厂,做到现在坐拥几家子公司的旭日集团的老板,刘蓓可谓功不可没。刘蓓除了正式场合,从来不会叫夏无常夏总。最多的是叫常哥,有时候非常不满,直呼其名也是有的,只是夏总这样疏离的称呼……刘蓓怕是非常生气。

见刘蓓气头上,夏雨也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的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打开微信,无聊的翻动着聊天界面。没有人找她,但是她也不知道该干点啥,只好假装自己好像很忙一样。

坐在后边的夏玦和夏雨如出一辙,只是他还没养成翻微信的习惯,他望着车窗外面,似乎外边有无尽的风景等待他去探寻。

突然,夏雨的微信真的有了新消息。夏雨暗自庆幸,忙打开了消息列表。

楚晴薇:【大哭表情】

楚晴薇:我没敢管小哥哥要联系方式。

夏雨:……

夏雨叹气,没要就没要吧,老板娘那里肯定有王明远的联系方式的,明天再管大和抚子要也是一样的。

夏雨:没事

楚晴薇:可是小哥哥主动来找我了,让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

楚晴薇:我还加了他好友!

楚晴薇:夸我!

夏雨:【你真棒!颜文字】

真的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啊!夏雨感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楚晴薇:虽然是小哥哥拿着我的手机自己加的……

夏雨:……

夏雨:我能收回我的夸奖吗?

楚晴薇:嘤嘤。

接着,楚晴薇将王明远的微信名片推送给了夏雨。

夏雨点开王明远的名片,点击了添加好友。正准备返回去看看王明远的朋友圈的时候,车停了。

夏雨抬头,发现并不是自己和刘蓓约好的小龙虾馆,而是一家名广临市有名的西餐厅。

夏雨看向刘蓓,刘蓓耸耸肩,道:“夏总选的地方,将就将就。”

夏雨笑了起来,刘蓓的话语总是这么的传神。和自己父亲吃饭,可不就是将就将就。按照夏雨对刘蓓的了解,等一下刘蓓一定还会带自己再吃一顿好的,这顿饭主要就是见父亲。

想到见父亲,夏雨顿时忐忑了起来。别是父亲准备带自己相亲,去见那个什么李东逸吧?

想到这儿,夏雨忙拽住锁了车准备往里走的刘蓓,问道:“刘姨,我爸他……不会是想让我相亲?”

刘蓓白了夏雨一眼,道:“要是让你相亲,至少也叫你打扮打扮。你这蓬头垢面的相什么亲。”

说罢,刘蓓既不理夏雨也不理那个豆芽菜一样瘦弱的少年,自己往西餐厅里走去。

夏雨耸耸肩,对着少年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微笑,道:“一起走吧。”

少年想笑,于是裂开了嘴,但是他又像肌肉抽搐一样,只是裂了裂嘴,就又强行回到了板着脸的状态。表情极不自然。

夏雨一头雾水,不知这少年是抽了什么风,于是当先向前走去。

看着夏雨走到了牵头,夏玦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夏雨,总觉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他垂头丧气的跟在夏雨身后进了门。夏玦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和自己的姐姐谈笑风生,结果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夏雨跟着刘蓓,七拐八拐的拐到了一个包房外,包房的门关着,透过微微透明的彩色玻璃可以看到包房里面是有灯光的,屋子里已经有人了。那应该是夏无常先到了吧?

刘蓓在门口站定,她回头看了看夏雨,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夏雨:“啥?”

刘蓓:“面对你后妈。”

夏雨:“啥?!”

刘蓓耸耸肩:“字面意思。”

刘蓓推开了房门。房间里,还没有夏无常的身影,一个看上去有些沧桑的中年女人正局促的坐在房间里。看到门被推开,中年女人的身子甚至抖动了一下,她慌忙站起身来,露出了和少年一样尴尬的笑容。

夏雨盯着这个女人看了半晌,心中不由得叹息:好好的美人毁在了时间的刀下。岁月给这张本来娇媚的脸填上了无数道的皱纹,没有什么苦日子下还能貌美如花的故事,这个女人那张被岁月侵蚀的面庞已经说明了太多。只是在这张面皮底下,那种骨子里带来的妩媚,是一般人所没有的。夏雨心知,时光若是倒退20年,在场的诸位没有一个可以比得上这女人貌美。

“你好,我是夏雨。”夏雨率先开口了,她自然而然的做到主人位子下手的第一位,对着那女人还有刘蓓以及刘蓓带来的男孩道,“都坐,别站着了。”

刘蓓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至少夏雨是这么认为的。刘蓓现在就在笑。她对夏雨的表现相当的满意,自己从小就当成亲闺女的姑娘,终于长大了。看着夏雨的表现刘蓓就清楚,夏雨是不会在这个家里受到欺负的。刘蓓在夏雨旁边坐定,夏玦则走到女人右手边,和母亲一起坐下。

“阿姨怎么称呼?”夏雨脸上挂起温和亲切的笑容,问那女人。

“啊,我叫赵媛。这是我儿子赵厚……啊,不是,夏,夏……”女人紧张之际,想不起儿子的新名字了。

“夏玦。”男孩在一旁尴尬的提醒道。

“哦,对的,夏玦。”赵媛笑得越发尴尬了,她少女时也曾经有过一段风光的日子,但是好景不长,自从成了单身母亲之后,赵媛就被父母扫地出门。她做了她所有能做的工作,将儿子拉扯长大。只是,赵媛那时候不过是个高中毕业生,又没什么积蓄也没什么头脑,做的都是最艰难的工作。儿子跟着她,也是吃尽了苦头。

夏雨看着赵媛尴尬的表情,面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了。“媛姨,你别紧张。我爸既然准备把你介绍给我,那就是准备做一家人的。我爸这些年一直单身,有媛姨你来照顾和陪伴他,我也能安心。”

刘蓓悄悄在桌子下面给夏雨比了个大拇指的手势,夸夏雨这通话讲的漂亮。夏雨没有理会刘蓓的小动作,她依旧温和的笑着,等着赵媛两母子情绪稳定下来。

听着夏雨的话,赵媛的表情终于缓和了很多,不再那么紧张。她虽然笑的还是勉强,但是至少说话时不再磕绊了。

“小雨你长得和你父亲真像。”赵媛想了半天,终于说了句场面话,准备缓和下气氛。

只是气氛……完全没有缓和下来。夏玦已经不由自主的扶额长叹,夏无常长了一张国字脸,脸上最具特色的是两条浓眉。夸夏雨和夏无常长得像,那说不准是在夸奖还是在讽刺。夏玦不安的瞟着夏雨的脸色,心里祈求着自己这个便宜姐姐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夏雨的脸色的确是僵了下,但是随即她就笑了起来,她摆摆手道:“媛姨独具慧眼,一般人都说我和我爸不像的,弄得我都以为我不是我爸亲生的。”

说道亲生的这个话题时,夏玦脸上又显出尴尬的神色。赵媛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但是转瞬即逝,只是一个劲的说着:“对,对,小雨说的没错。”

夏雨将两个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她转头看向刘蓓,露出询问的目光。

刘蓓低头喝了一口柠檬水,拒绝和夏雨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