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贵的作弊器 > 第169章_满满的烟灰缸

2019年12月27日

后面发生的情况,孟境也看见了,但他没有责怪埃利诺的意思,他们的船跑得慢,如果再跟着自己屁股跑,那肯定会被骷髅海盗船追上,追上的结果也只有一个,所以孟境不怪他们。

看着远处依然微小的亮光,孟境心里却很平静,过一段时间,自己就能进入加速空间,等自己从加速空间出来走,骷髅海盗团,哼!看我怎么把你们打败!

胡大海看到后面调头向一边的货船,有些担心的说道,“孟团长,骷髅海盗团追着我们不放,他们宁肯放过跑得慢的船,也要追我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大海说的也对,骷髅海盗团为什么会放过跑的慢的船,而追自己的这条船。

骷髅海盗船已经离后面的货船不远了,孟境相信,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会超过半个时辰,没准不到半个时辰去撵上他们了,为什么不追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孟境想了想,突然转头看下胡大海,伸手指着货船掉头的方向,问道,“那个方向,会不会也有骷髅海盗团的船?”

胡大海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顿时恍然大悟,“孟团长说的好像真有道理,那个方向搞不好真的有一条骷髅海盗船。”

孟境点了点头,“这应该也是骷髅海盗团放弃他们,而追我们的原因吧。”

胡大海也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个原因,骷髅海盗团才会放过他们,放他们自行离去,其实,另有一条海盗船已经在前面等着他们了。”

孟境转头看向船头处,笑着说道,“如果这样说来,看样子我们直行的方向,应该没有骷髅海盗船,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紧追我们不放。”

孟境话虽然这样说,但他也只是说笑而已,因为骷髅海盗团总共有三条船,身后那条货船掉头的方向,前面如果有一条骷髅海盗团的船的话,那么应该还有一条骷髅海盗团的船,在另一边等着,而谁也说不准,这条船会不会跑到前面,拦住孟境这条船。

孟境再次看了一下双方的船速,又询问了一次霍尔斯大师的情况,这才让胡大海领着众人回去休息,保存体力,应变待一会儿来了大战。只留下一名水手在瞭望塔上观望,以防有临时情况发生。

孟境也回到了自己的船舱,他躺在床上,但没有睡,他在等待,等待进入时间加速器的时间到来。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他也在考虑,进入时间加速期后,自己该修炼点什么?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中,孟境久违的声音终于想起。

“速度是否要进入时间加速空间修炼?”

“进入时间加速器空间修炼。”

“速度这次进入时间加速空间修炼,需要修炼多少年?”

“三十年。”

在下一刻,空间只是一明一暗,等孟境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吧台前,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依然是那张椅子,面前的人依然是满脸笑意的小星。

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再见到小星那张笑脸后,孟境感觉突然平静下来,他不知道小星还记不记得自己,但自己是不会忘掉的。

“小星,你好!”

“孟境,你好,这次需要什么服务?”

孟境笑了笑,“我可以修炼魔法吗?”

小星笑意不减,微微注视了一下孟境,笑道,“你的这副身体,没有魔法天赋。”

孟境一听有些着急了,急忙追问道,“那我可以修炼魔法吗?”

小星点了点头,“可以。”

孟境闻言,顿时大喜,急忙说道,“那还等什么,立刻开始修炼吧。”

小星笑着摇了摇头,“没有魔法天赋,就无法进入冥想状态,就是这个原因,才无法修炼魔法,所以,你想要修炼魔法,就需要有人帮助你进入冥想状态,只有进入冥想空间,才能吸取到魔力,才能修炼魔法。”

孟境一听就明白了,立刻说道,“没关系,需要什么,你只管从我的账上扣,只要能修炼魔法,别的都无所谓。”

“真的可以吗?”

小星笑盈盈的看着孟境。

孟境点了点头,如果不尽快学点有用的东西,等出了加速空间,就会被骷髅海盗团挂掉,那钱还有什么用。

小星笑了笑,轻声说道,“宿主,需要一级修炼魔法规格。”

小星的话音刚落,孟境不远处的空间就出现了一道裂痕,一个全身都罩在魔法袍里的人,从裂痕中走了出来。

小星伸手指着这个身穿魔法袍的人介绍道。

“亚当斯,灵魂贤者,拥有无与伦比的灵魂能力。

他可以指引你有冥想状态。”

孟境闻言,不敢怠慢,急忙站起身来,朝亚当斯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亚当斯大师,还请您多多指教。”

亚当斯却没有想和孟境废话的意思,提起手中的法杖,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孟境便感觉,自己深处的空间猛然一变,变成了一团黑暗,还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刚开始孟境还没感觉到什么,可是过了片刻后,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他有种直觉,仿佛这团黑暗中,正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这种感觉从心里一冒出来,孟境便感觉浑身一阵阵的冒着冷汗,他强制镇定的喊了一声。

“亚当斯大师,亚当斯大使你在吗?”

没人回答他,孟境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黑的夜晚,他记得无论在多黑的夜,他将手伸到面前,他都能看到自己的手,但现在,伸手不见五指这句话,他终于理解了,哪怕是将手放到自己的眼皮上,孟境也看不见自己的手指在哪。

孟境感觉现在自己就像是一个盲人,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觉身边有人,也许是某种动物,耳边听着它们粗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环境中,保护它们滴落的口水都能听见。

在这无边无际的黑夜中,没有半点声音,但孟境感觉,这黑夜中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他只感觉身体冰凉,仿佛陷入千年的冰窖,他相信,如果看得见,他应该能看到自己喘出的气都应该是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