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祸世 > 第983章:风清月明_斩华浓

2020年03月29日

得知此事过后,颌天却没有什么感觉的。

事在人为吧。

但是她觉得,他的心中,还自有玄机在产生。

“好吧,明日,还在这里,我等你。”

这些话是什么鬼东西?

又像是一个邀约,但是,却没有什么强迫的意思。

所以颌天觉得,若是自己拒绝的话,她还有可能成功避开一劫。

但,她必须要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时间。

她不知道该怎么寻觅这儿的出口,但是隐隐约约觉得,节骨眼要到了。

此时,是因为尉迟钦别有用心的这个声音,颌天的心中,多出一种莫名的紧张。

是阴森森的感觉呢。

“这是为什么?”

她就这样,辞了尉迟钦。

尉迟钦关上门后,一阵冷风似幻似真。

那如珏却有些憋屈的感觉。

“尉迟钦,可是很厉害的一名舞者,你可不要和他打,否则你会死。”

她已经没有自己的责任了,所以开始管这些事情。

“对啊,尉迟钦和现在的尉迟骊,实力几乎一样,有父必有其子,他们都是一番的性质。”

“现在,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用妙计,将他击溃了吧?”

如珏急忙问了一句。

“但是……但是,我不知道。”

一时间,颌天闭着眼睛,轻声细语。

她并没有些惊慌失措的感觉。

这仅限于如珏而已的想法,她为什么要有谋在先?

“他很厉害,你应该不清楚吧……但是这一次,你没有想到什么办法?这样将他的邀约答应。”

“这不是你的风格,莫非……”

如珏轻轻提了一句。

“不是,莫非?不可能。”

颌天的心中,也都是一种实在的情绪。

她是不会这样子的。

对尉迟钦,暗生好感?除非……

除非什么呢?

“但是,我还是要修炼一会儿。”

颌天想着,心中又是一阵纠结和恐惧。

她真的要这样子,苟延残喘。

因为这是她的一战成名,或者是凄凄惨惨戚戚的声名狼藉呢。

真的是最难将息!

难道她会成为一个牺牲品?

这可是瓮中捉鳖呢?

但是,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与其饮鸩止渴,不如打坐入定。”

颌天对准自己说。

这就是尉迟钦对自己一次小小的鄙视而已,没有什么要惧怕的东西。

“明夜,还是月圆之日,所以,你应该可以借助这些力量,并且将他的攻击驱散。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这样子做,这些逆转乾坤的事情。”

洛烟波的声音很是清晰。

“可以一试。”

此刻,颌天想起来这些的时候,她却有些坚决地直接推开了他们,并且对着如珏里的门口走去。

不知不觉,她想到了玄中世,想到以前的世界,还有这些纠葛、凌乱不堪的感情线。

她觉得心中都是混乱。

为了活下去,她必须要提升。

而且,她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今的她,也无法将自己的心情规划。

仿佛是被什么掣肘了一样,但是,她的感知很灵敏。

如今,她觉得这些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极具改变和切换。

这里仿佛有无数的惊喜,但是她最后,只能对准那灯火阑珊处。

尉迟宅内,恍如一个隐约眷恋的回眸,不知道是不是她在心中多虑了。

但是最后,她的心却依旧是何以百炼钢。

不知道尉迟钦的心,是不是化为绕指柔呢。

颌天没有顾及到尉迟钦是怎么想的,他的好心究竟在何处?简直是难以探测!

于是,她的心又多出了一种逆流成河的悲伤,颌天不清楚,但是,最后还是依旧难受。

“呵呵,太好了,实在太好了……终于可以一睹芳泽了。”

如今这看上去疯狂的尉迟钦,这也是一脸迷茫地回到自己的卧室中。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出来的,但是如今他那一身淡紫色睡袍,却已多出了一丝皱褶。

虽然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他的眼眸中,逐渐被一种妖艳的紫色扩散,紫色中还带有一些红色,显得他很是变态和虚伪。

但是最终,他的声音却像是一个厉鬼发出来的。

这不是……

刚才,他的身体是不知不觉就从榻上爬起来的。

那么,为何要这样做呢?

刚才那含笑如风的他,看上去像是谦谦君子的他,但如今却又爆发出自己最阴暗的一幕。

在这里,无穷无尽的空气,都没有扩散开来。

他的身上,就是一方黑气的聚集地。

如今,他只有将自己的心情沉入意识中--

“嗤嗤。”

他的指尖,一团黑气,突然间腾升飞起。

但是他却没有知道,反而是将自己的眼神,投向了眼前,墙壁上的一扇窗。

然而,隔岸的渔火却是稀稀落落。

让他几乎是想到那边去转一转,但最终还是心中一片踌躇满志。

对啊,他需要什么呢?

像是内心被人欺骗的一样,无数的想法,如今却涌上心头,一种复杂的感觉,让他更是心中生了烦忧。

就这样子,辗转反侧,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尉迟钦合眼躺在榻上,他自己安然入睡,但他的感知却依旧是马不停蹄地观察眼前所有的情况,从这里到那里,从自己家到其他家,再到隔岸烟火的遥远地方。

但是最后,他却将自己的目标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就像是一个鬼魂附身的人一样,他被人家影响得更加严重,此时双手之间都腾出一股黑气。

现在,他又将这一根黑气,直接捏成了一根细小的线,这东西是他搓揉而成的。

他的眼神眨动着,但也多出一种精明的感觉。

虽然他知道自己被什么所附身了,但是这些野心的驱使,却让他的心走上了歧路。

就像是意而为之,但是他却将自己手边的一些黑气,直接连成了几根线。

并且从窗户之内直接投出去,像是几根小蛇一样。

尉迟钦平平无息的视线,如今再度活跃起来。

他的笑容很诡异,难道他的意思仍是纯真的?

黑线丝丝缕缕,一荡一荡地荡出了他的深居。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浮光祸世&#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