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凉将军 第五章 初遇宣姬_七舅祁氿

2020年05月31日

云良娣在震惊中被请到毓庆宫的偏殿休息,小路子回到太子殿下宫里,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不起,殿下,我不是故意的。”天知道,小路子是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是想狂笑的好吗?咳咳咳,看着太子殿下得意脸开始黑起来了,小路子缩了缩头,想着还是狗命要紧,却又忍不住好奇地看向他英明神武,帅气逼人的殿下,“爷,你这么有损英明,不怕云良娣跟皇后娘娘说吗?毕竟云良娣可是娘娘的娘家人。”

太子殿下给了小路子一个栗子头,看着不成器的小路子说,“今晚的动静,母后肯定以为我跟云良娣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要是再去跟母后说我跟她相安无事,那不是告诉阖宫上下是她一个人自导的动静吗?云良娣是个聪明人。”

“谁说是她一个人导的,不是还有殿下您吗?”

“算了,下去吧,等等,给爷换床新的床褥。”小路子赶紧安排下去,想不明白就算了,好好伺候爷就对了。

次日,太子殿下就传了云良娣一同前往中宫拜见皇后娘娘,没想到,云良娣一看见太子殿下,脸上不由得投来同情的目光,盯得太子的好心情都没了,脸比小厨房里的锅底还黑,云良娣却是想着这么仙人之姿的太子啊,居然年纪轻轻就不能…我以后一定要为太子殿下好好打理阖宫上下,太可怜了吧。太子殿下当然不知道云良娣心里悄悄地立了什么flag,只是超级不开心地走在云良娣之前。

进了中宫,洒扫奴仆都向太子问安,太子微点头,大步走进主殿,他真的面对不了云良娣同情的目光了,“儿臣(妾身)给母后请安。”

皇后看着太子红透了的脸颊,端庄的脸上终于有一丝放松的痕迹,“无需多礼,快坐下吧,看来气色不错,想来是昨晚休息的比以往好吧?”皇后的话里话外都藏着探究,天知道,太子不想提,真的不想提,母后,儿臣睡得跟以往一样好,哪来的今日气色更好?

看着太子的黑脸,云良娣立刻嗲嗲地回话道,“回禀娘娘,如娘娘所言。”

看着云良娣娇羞的面容,皇后了然,“既然如此,一会回去还是好好休息下,正巧今日皇上为高贵妃请了个民间小曲班子,贵妃邀了本宫去,你们也跟着一同去看看这乐趣儿吧。”太子和云良娣点头说了是,就等着皇后换了一身常服后,跟着去了高贵妃的芙蓉宫。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幸得娘娘赏脸跟跟一块不懂事地乐呵乐呵,娘娘快坐,太子殿下安好,来人啊,快引太子殿下坐下。”太子向贵妃问好后,便跟着引座的太监过去了,云良娣则跟在皇后左右。

“妹妹真是好福气,今日这类民间小曲,本宫也是头回见,妹妹也快坐下吧,别忙坏了,五皇子没来吗?”“钰儿身体不适已经很久很未出寝宫了。”贵妃说着,皇上便也踏进了芙蓉宫,阖宫上下向着这位英气勃发,姿态挺立的帝王行了礼,皇上喊了声平身,伸手便向着皇后贵妃那边,皇后刚要把手伸出,只见皇上扶起了贵妃,皇后尴尬地将手放在了嬷嬷手里,宫婢们都未起身,不曾看见皇后脸上闪过一抹不快。

一行人都坐下,只见,那台子上的空无一人,正当大家好奇时,一阵淡淡的花香满溢在人群之间,乐声如同混在这清香中,沁入心田,台上一抹舞姿清晰的映入台下人眼中,那身姿英气有之,轻柔有之,台上女子身高也是不同寻常,仅比在座最高的太子殿下矮小半个头,这样的女子就算再过余惊艳,也难得寻个好人家。

一曲舞毕,众人都沉醉其中,直至那女子上前行礼,“民女拜见陛下,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太子殿下。”皇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清秀女子,容貌确实上乘,如同皎月般清明,缓缓开口道,“有赏,姓甚名谁,家何?”

那女子也不似寻常家女子没有丝毫胆怯,反而大胆地直视这位帝王,“小女姓宣,无名无家,不知家何。”

皇上眼神亮了亮,刚准备开口,就被皇后开口拦了去,“既然如何,皇上,不如臣妾替她讨个恩典,让她自选个好人家嫁了如何?这也正好显示了天家的皇恩。”皇上心中有股恼意,却是不说,只是皱眉看着皇后,面露难堪地点了点头,但又不好说什么,皇后这个理由也算合情合理。

皇后心里怎么可能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分明是看上那女子,既然如此,只有先下手了。没想到贵妃突然开了口,“既然是为我请的班子,不如臣妾也讨个恩典,让她嫁的近些,这样臣妾也可随时欣赏这舞姿,可惜臣妾钰儿这脸上…”说着泫然若泣,皇上看着眼底全是一片心疼,安慰道,“朕的儿子皆是龙子,不会被容貌这等外物影响。”

果真是老狐狸,皇后本来是想把这女子嫁的远远的别在皇上面前晃悠,没想到高氏一句话,让她不得不把这女子留在宫中,还不能嫁给身份比五皇子低的,怎么能让五皇子娶呢?说不定礼还没成,人就被高氏送进宫了。

思及此,皇后缓缓开口道,“贵妃别难过了,我看钰儿近来心情烦躁,实在不适宜将这女子娶回,不然钰儿还得以为是父皇母妃不重视钰儿了,让他心情更加烦懑,既然妹妹喜欢这女子,你看,不如放在珏儿宫里,珏儿住的离妹妹你宫近些,让珏儿替钰儿尽尽孝道,你看如何?”

站在一旁却莫名被叫到的太子殿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扯到他了???贵妃肯定不会同意的啊,毕竟是五皇弟姻缘啊,太子暗喜。没想到贵妃啜泣地开口,“既然如此,就真的烦劳姐姐和太子殿下了,也就只有太子殿下这人中龙凤子才能驾驭这女子身高了。”

人中龙凤子?驾驭?太子殿下,我长的高也能摊上这个事?母后啊,您才往我宫里塞了五个啊,今天怎么又来了个舞姬??皇上看着贵妃那心里难受的劲儿,心疼的说,“就照贵妃所言。”皇后死死捏住自己的手帕,笑着对太子说,“还不快谢恩。

贵妃又说道,“这女子既然无名,就赐名作宣姬吧。”宣姬宣姬,你就终究是个舞姬出身,希望你永远铭记好。“儿臣谢父皇隆恩。”太子心里纵使千般不情愿也得磕头谢恩,人在旁边坐,姻缘天上来?

太子默默抚额,脸上更是黑了一层,然而旁边的云良娣完全会错了意,意味深长地看了台上的宣姬,心中默叹可怜啊可怜,又是个守活寡的…云良娣还善解人意地对太子说,“殿下,放心,我一定好好安抚妹妹,妹妹一定不会介意的。”

太子殿下,云良娣,我在意的不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