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要休夫:农女养家日常 第三十一章 约会_钱豆

2020年04月17日

张幼桃一路前行到了皇宫,虽然看着这皇宫有些胆怂,但她还是装着胆子走到了一个侍卫跟前。

“大哥,麻烦帮我叫下润玉行么?”张幼桃轻笑着塞过去一个红包。

那侍卫皱着眉头看着张幼桃,“这里没有这个人。”

“怎么可能?”张幼桃想也不想便直接反问出口,“他可是皇贵妃面前的大红人啊。”

那侍卫还想说什么,一边的另一个侍卫却忽然开了口,“啊,我知道你要找的是谁了,你有什么事啊。”

张幼桃闻言这才笑了出来,“大哥,麻烦您告诉他,张幼桃在馄饨摊等他看灯会。”

那侍卫连声应下,张幼桃硬是塞给一个红包后这才开心的离开。

考虑到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张幼桃也不回家了,直接去馄饨摊要了碗馄饨,打算边吃边等他。

姜月庭到这的时候,张幼桃面前已经摆了两个空碗了,这时候正揉着胃一脸纠结的瞪着面前的筷子。

“你这是?”他有些疑惑的站到了她的面前。

看见她出现,她眸中瞬间放光,“救星,你可算是来了,老板,结账了啊。”

将碎银子放到桌子上,她拉着他慌忙就跑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姜月庭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诶呀,你不知道,我刚来这就要了一碗馄饨,我想着边吃边等你呀,谁知道我吃完了人变多了,然后你还没来,拿着空碗占着桌子我也不好意思呀,我就又要了一碗,我就吃撑了。”说着张幼桃忍不住难受的摸了摸胃。

姜月庭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吃不下就不要硬吃呀。”

“浪费粮食不好,人家辛辛苦苦做的。”张幼桃一面说一面打量着周围。

“呀,那有套圈,玩会去,正好我消化一下。”张幼桃拉着姜月庭冲着一个方向跑去。

宠溺一笑,姜月庭似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顺着她的力道跟着向前走去。

不知道是技术问题还是运气问题,张幼桃丢了十次圈圈,一次都没中。

“这么倒霉么?”她有些郁闷的挠了挠头。

姜月庭目测了下距离,直接将她手里剩下的十个圈圈拿了过去,看都不看便直接丢了出去。

“你?”张幼桃刚要质疑,待看到那十个圈圈全部都中的时候瞬间把话憋了回去。

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她看了看姜月庭,又看了看那些礼物,“老板,再给我来二十个圈圈。”

那边老板也有些惊讶,但上门的生意总不能不做,重点是他不信人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所以张幼桃一喊,他便快速数了二十个圈圈递了过去。

看着她那期待的眼神,姜月庭出奇的觉得心情不错,将二十个圈圈拿到手里,他依旧是看也不看便直接全部丢了出去。

“我的天,润玉,你可太厉害了。”张幼桃惊喜的跳了起来,看向他的眼神中满是崇拜。

“老板老板,快把这些都给我包起来。”她趾高气昂的指挥道。

老板这时候已经要气的吐血了,这礼物一下子便弄走了大半,听张幼桃要拿东西走,他反而松了口气。

“六皇子,前面有灯谜,我们一起去看一看吧。”

“是啊,六皇子,我们一起过去吧。”

两个贵女跟在姜宜陵身边一唱一和的说道。

姜宜陵心里不耐,面上却是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这两个姑娘身世都很不错,对他有意表现的也很是明显。

他虽然不喜欢,但考虑到以后,还是默认二人时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不经意的看了看四周,他一眼便看到了巧笑妍妍的张幼桃,这女人居然和老三凑到了一起?

他心里惊讶,轻轻眯了眯眼,他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此时张幼桃正拉着姜月庭和一小贩砍价。

“小哥,你这戒指材质一看就不怎么样,做工还粗糙,一两银子实在是太坑人了,你不能看我们穿的好就瞎要价啊。”张幼桃手指上下翻飞的玩着一枚戒指,说话的语气中偷着精明。

那小贩延着笑脸道,“诶呦,小姐啊,这可都是上等的银料,那雕花做工可都很复杂的,您看您穿着打扮这么讲究,哪里是差钱的人呢?”

“话说的好听,但我也不能当个大头鬼,三十钱,可以我就买了,不行我就走了。”张幼桃直接将价格对半再抹了个零。

小贩闻言忍不住哭丧着脸道,“诶呦,这位小姐啊,还价也没这么还的,这不是让小的为难么?”

“你喜欢的话。”姜月庭伸手便想掏出钱袋子。

张幼桃直接按住了他的手,开口便将话接了过去,“我是喜欢,但也不是非它不可,反正花纹我都记住了,回去找块好料让人打一个一模一样的就好了,这个我不要了就是。”

说着她做出要走的样子。

“诶诶诶,小姐啊,小的就当来个开门红了,三十钱,您就把这个戒指拿走吧,逛灯会也算是得个乐子了。”那小贩直接改了口。

张幼桃眸中划过一抹得意的笑,“早点松口不就好了,浪费我这么多口舌。”

姜月庭一脸惊讶的看着张幼桃的这番操作,他才知道,原来买东西还可以还价的。

“怎么?看傻了?”张幼桃将戒指带到了中指上,伸手在姜月庭面前晃了晃,笑眯眯的问道。

“还好。”他跟着她的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你知道么?戴戒指是很有讲究的。”张幼桃忽然拉着他的胳膊,一面倒着走一面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姜月庭一面小心的护着她,不让她摔倒,一面配合的开口问道,“什么讲究。”

“男女定情,戒指要带在中指上,男女成婚,戒指要带在这个食指上,食指是距离心最近的地方,将戒指带在这个食指上,意味着套住了这个人的一生,二人从此便要生死一体,永不分离。”

张幼桃一本正经的说完后,这才正过身子好好走路。

姜月庭心中一动,似是知道了她说这话的意思,眸中不觉间便多了几分柔情。

姜宜陵一直跟在二人不远的地方,眼看着张幼桃一脸身前的对着姜月庭说出这番话,他莫名便觉得心里不舒服的很。

紧皱着眉头,他想不出其中的缘由,但还是执着的跟在二人身后。

“呀,这个河灯好精致啊。”张幼桃被街边的小摊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姜月庭面色温柔的看着她的动作,不经意一回眸,却捕捉到了一有些眼熟的身影。

有人在跟踪他,认识到这一点,他眸色不由得多了几分阴冷。

不动声色的牵住了张幼桃的手,他柔声道,“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放河灯特别好,想不想去?”

“好啊好啊。”张幼桃拿着选好的河灯,笑眯眯的答应。

对她温柔一笑,姜月庭拉着她的手便大步向一个方向走去。

姜宜陵一回头便见那二人被人群挡住,连忙加快脚步追上去,却不见了这两人的踪影。

刚刚被甩开的那两个贵女又找到了他,连忙凑到他身边拉住她的衣袖,那样子像是怕他再跑了似的。

“六皇子,你去哪了呀。”

“我们找了你好久。”

那两个女子叽叽喳喳的抱怨个不停,吵得人心烦意乱。

姜宜陵这会已经完全没有心情继续和她们寒暄下去。

“孤有事,二位自便。”

言罢甩开二人的手便直接离去。

……

“这个花灯真的好看。”才走到河边,张幼桃又被一老伯的花灯摊子吸引了注意。

“喜欢就都拿着。”姜月庭一面说一面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确定人被甩开了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张幼桃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依旧专注于面前的河灯,“你说的对啊,二选一是孩子才要面临的事,我是大人了,全都要才是正解。”

虽然21世纪也有这些东西,她却从未静下心来享受过这种节日,如今静下心来,倒是真的找到了乐趣感。

“公子对心上人可真是好,但这河灯虽好,放一个才最是灵验,姑娘不妨就选一个最喜欢的。”卖花灯的老爷子笑的一脸慈善。

张幼桃的脸颊微微泛红,心上人?这个说法,她喜欢,偷偷的看了一眼姜月庭,眼见他毫无反应,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

“没关系,老爷子,这些我都要了,不是我贪心,我就是觉得呀,你的这些河灯做的好看。”她笑的一脸讨喜。

姜月庭想都不想便直接付了银子,那潇洒的样子看的张幼桃双眼有些发直。

果然啊,给女人花钱的男人看起来最是帅气。

二人抱着一大堆的河灯来到了河边一个僻静的地方,姜月庭将河灯逐个点亮,然后递到张幼桃的手里。

“我放这么多的河灯,你会不会觉得我贪心?”张幼桃一面动作小心的将河灯推进水里,一面似真似假的问道。

“不会。”姜月庭回答的毫不犹豫。

张幼桃似是惊讶的回眸看了他一眼。

姜月庭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解释道,“真的不会,我从来不信这些,想要什么,还是要靠自己,这些,不过是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