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双修吗? 第十九章 教你仙术_随意包

2020年06月30日

砰!疼,断胳膊断腿的那种疼。我勉强地睁开眼,眼皮子底下一双熟悉的鞋子,这不是我给茶母流烨买的鞋吗?我虽然胳膊腿都动弹不得,但是我还能艰难地扬起脖子:“老爷,您怎么不接住我。”

“本尊为何要接住你。”

冷言冷语,真的让我心灰意冷,这个死男人还要不要脸了,为了他那缕破魂我跳星星,他居然还在这里吹凉风,我心中真是恨意绵绵,但却不知道如何发作,此时嗲嗲的笑声到了我耳边,只听得那声音道:“流烨哥哥,你还是这般有趣。”

有趣?我呸,这个忘恩负义的死木头到底哪里有趣。

“你没事欺负灵儿作甚?”

“不是没事欺负她,而是她好欺负。”

咬牙切齿,可是我能奈他们如何?

“她纵然好欺负,却是永生界最不能欺负的人?”

“为何?”

“她是本尊的人。”

“既然如此,那我便将你的残魂还与你吧,算是我没有欺负她。”

我只见得眼前白光一闪,兀地我变得不省人事。

屋顶还是那个屋顶,空气还是那团空气,我的身子却好像不是自己的。

一只汤勺到了我的嘴巴旁边,可是我看到眼前这张脸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我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你若是饿死了,本尊将你埋在何处会比较好?”

我抿着嘴,不想说话。

“既然你不选,那本尊便将你去喂了青雅的座骑。”

我还是不说话,总算知道别人想要跟你说话,而你不搭理他的快感了,这不就是以前我赖着他说话,他不搭理我的心情吗?

汤勺不见了,人也起身准备走了。

我还没过瘾了!

“茶母流烨!”

眼前的人步子顿住,回过头,唇角扬起了一丝笑意,而那门外的一缕阳光刚好映在了他的头顶上,我愣了愣:“你特么的还真是光芒万丈啊。”

“是吗?”茶母流烨也看了看门外的阳光:“鬼日将至,纵然万丈光芒也只会堙灭了。”

“什么是鬼日?”

“九十九界的劫难。”

“会死人吗?”

“会。”

“天灾还是人祸?”

茶母流烨看着我,又笑了笑:“何为天灾?何为人祸?”

“天灾就是自然灾害呀,人祸就是人为因素引起的啊。”

“那便是既天灾又人祸了。”

“您笑这么开心干嘛?”这人今天好像笑得特别频繁。难道是葵南那个小美人取乐他了?我一想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出来,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裹,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你个老色胚,又扒我衣服。”

“……”勺子送到了我嘴边。

我狠狠地瞪着他,一口又一口吃着勺子里面的粥。我可不能饿死了,我要是饿死了,就便宜了葵南那个小蹄子了。

一晃数日,我的身子骨也硬朗了起来。看着天书宫金灿灿的大门,我又忍不住偷偷溜了进去。这里我来了很多次了,但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早前风涯子说过,在茶母流烨的密室中见我的画像,我是挺当真的。如若我真找到了那东西,不是说明自己来到这里是有原因的?

“灵儿。”

我冷不丁脊梁骨一凉,茶母流烨不是出门了吗?怎么就回来了?这些日子他可是天天早出晚归的,我很是怀疑他去跟葵南那小蹄子约会去了,虽然心里吃味,但也无可奈何。我忙回过头,嘿嘿一笑:“老爷好。”

“过来。”

“啥事儿?”我有些做贼心虚,站在原地不敢过去。

“教你仙术。”

“真的?”我心中一乐,为了见到葵南的真面目,我每天都哭着求着茶母流烨教我仙术,他却懒得搭理我。

“……”

他没搭话,转身便往府邸的“禁区”方向走去。我忙跟了上去,那个地方我好奇死了,这天书宫,我还能偶尔过来打打酱油,那个“禁区”有堵无形的墙,每次我摸上去就会被弹回来,茶母流烨可从来都是眼睁睁地看着我弹回来,自己扬长而去的。

这次难不成是想带我进去,我有些害怕再次弹飞,小心翼翼地走着,有些出乎意料,一路坦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