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雇佣兵之爆萌悍妻 第四十九章 突现殷勤_李酒窝

2020年03月13日

“嗨,鹿翎,好久不见,没有你的日子我觉得格外的无聊!”一见到鹿翎,唐欣就飞快的跑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抱住。

记忆中鹿翎觉得自己和唐欣的关系可没有这么好,但是既然她这么热情,自然也不好不给她面子,所以鹿翎只得勉强的笑笑。

“我也很想你,还以为我们不会见面了呢,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

不管怎么说,唐欣是唐立的女儿,对于她的出现,鹿翎总感觉有些非同寻常。

不过唐欣却没有给鹿翎思索的机会,这时候的她,拉着鹿翎,十分伤心的开口:“怎么了鹿翎,你好像不太欢迎我,你是不喜欢我吗?”

“哪里啊?我只是觉得之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之前的事你不会怪我吧?”鹿翎干笑着看向唐欣,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强烈歉意。

“怎么会呢?虽然之前我一直没有表现,但是我是绝对把你当成我的好姐妹的!”唐欣拍着胸膛,信誓旦旦的对着鹿翎开口。

既然唐欣如此热情,鹿翎自然也就不好再端着,而是满脸笑容的再次给了她一个拥抱。

两个女人这般亲密接触,看起来倒真的像是相交多年的闺蜜,只是这其中到底有几分真诚,却未可知了。

两人简单的寒暄之后,鹿翎分外好奇的看向拜伦:“你们二人是怎么相遇的呢?”

在说话的同时,鹿翎不住的对着拜伦使着眼色,示意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好的跟她说个清楚。

看着小丫头眉飞色舞的模样,拜伦的唇角不自觉微微上翘,直接开口回答:“我今天办事回来的时候刚好在路上碰到了唐欣,她说她可以想办法带我们离开这里,所以我就把她带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足够让鹿翎理清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于唐欣这种献殷勤的行为,也是暗自警惕。

随着拜伦话音一落,唐欣连忙开口:“因为我对我爸爸足够了解,所以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帮到你们的。”

“那就谢谢你了,但是你出来这么长一段时间了,你爸肯定会怀疑你的,所以你还是快点回去吧!”鹿翎拉着唐欣的手,柔声对着她开口。

“哎呀,你不说我倒是忘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唐欣赶忙离开了这里。

眼见着唐欣离开,鹿翎这才如释重负的耸了耸肩:“终于走了,这地方让她知道了我们是不是需要离开了?”

“当然需要尽快转移了,有可能她就是来替她老爸打探消息的。”对于鹿翎所说,拜伦觉得分外认同。

一旁的王舫听到两人说了这么多,也知道他们不会在医院久留,所以就准备了两个小皮夹,递给拜伦和鹿翎二人。

“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难免会碰到很多的危险,这个东西你们带在身上,如果说是受伤了就将这些药敷在伤口上面,可以让你们的伤口没那么快感染,而且痊愈也会快很多。”

“谢谢你,兄弟,那我们就先走了。”王舫给的东西拜伦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他直接将其接过,塞进了衣服里面。

鹿翎没有多言,只是冲着王舫眨了眨眼睛,之后学着拜伦的样子将皮夹藏进了衣服里面。

“好了,走吧,这家伙不过是照顾了你小半天时间,每次从我身边也没见你这么依依不舍的啊,还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在临走的时候,拜伦一巴掌就拍向了鹿翎的脑袋,十分不爽的冲着她埋怨。

“起码王舫哥哥没有你这么暴力!”鹿翎想不都想,就直接冲着拜伦大声说道。

“还有更暴力的呢!”对于鹿翎的辩驳,让拜伦更加不满,他作势又要上前收拾她。

眼见着这两人又要掐起来了,王舫连忙上前一把将拜伦抱住,笑嘻嘻的开口:“怎么说你也是雇佣兵里面数一数二的人物,如果说让别人知道你跟一个小姑娘置气别人还不得笑死吗?她就一不懂事的丫头,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嘛。”

“用不着你管!“见王舫这样护着鹿翎,拜伦心里面格外不痛快,拉着鹿翎的手就朝着医院外面气冲冲的走去。

对于拜伦突然上来的脾气王舫也觉得无可奈何,最后强塞给鹿翎一个小药瓶,同时不放心的叮嘱:“你身体没有什么大事了,只是现在还在发烧,只需要按时把这些药服用下去,应该就会痊愈了。”

王舫话刚说完,鹿翎正准备道谢,拜伦就将她塞进了车里。

车外的景象一闪而逝。

“我们这是去哪里?”鹿翎趴在车窗上面,木着脸,闷声询问拜伦。

“我也不知道,总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拜伦之前的火气也消了不少,所以在说话的时候语气温和了许多。

尽管之前因为发烧昏睡了许久,但是这个时候的鹿翎却觉得格外的累,干脆靠在汽车座椅后背上,闭着眼睛,稍作休息。

透过后视镜,拜伦可以看到鹿翎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盖在她的眼睑上面,看上去宁静而又美丽。

但是此刻的他,神情格外纠结,目光中的复杂一闪而过,捏着方向盘的手也渐渐变紧。

“下车,怎么睡得跟个猪一样?”等到了地方以后,拜伦直接把鹿翎从车上揪了出来。

鹿翎下车之后揉了揉眼睛,这才集中注意力,打量起眼前这个旅馆,全实木制造,虽然看上去古香古色,但是这占地面积实在是小的可怜。

见此她脸上满是不屑:“找了半天,你怎么又找了这么个小地方?”

“有地方住就不错了,一会儿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会选这个地方了。”对于鹿翎的埋怨拜伦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直接带着她去了他们住的房间。

等进了房间以后鹿翎才发现这地方虽然小是小了些,但是在邻近的地方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到时候如果说有什么突发事件的话,完全可以躲进树林里面。

拜伦在旅馆四处巡视了一圈儿,这才回到房间,对着鹿翎说道:“这个地方暂时是安全的,你先待在这里,我出去打探一下,看有没有办法联系到总部。”

“嗯,知道了。”鹿翎此刻正摆弄着桌上的花瓶,对于拜伦的话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拜伦并没做太多犹豫,直接从旅馆离开。

鹿翎手中再次出现之前王舫从她身上发现的跟踪器,看着那个小玩意儿,唇角露出一抹冷笑,不是要跟踪吗?那么,就陪着他们好好玩玩儿。

就在这时候,她一个飞身,就到了后面的树林中间,直接将跟踪器安放在了一只黑色土狗身上,脸上的笑容也更加明显。

过了很久,拜伦终于从外面回来,只是他动作显得有些急促,一进来就说道:“之前的医院被一群人包围了,恐怕很快他们就会追到这里,我们赶紧从这里离开。”

“王舫不会有事吧?”一听到这个,鹿翎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的安危。

“我们自身都难保,你还有闲工夫关心他?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情的,而且我已经联系上扶摇潜伏人员了,他们可以配合着我们撤退。”

拜伦在说这席话的时候,他已经再次握住了方向盘,开始了道路上的奔波。

起先汽车行驶的还算平稳,突然间就是一阵颠簸,车子直接停在马路上不再动弹。

“车坏了,我去修一下吧!”之前被拜伦强制性的训练各种技能,所以这个时候鹿翎连忙从座位上起身,准备去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故障。

“你还病着,好好在车里待着,我自己下去检查一下。”不等鹿翎下车,拜伦就将她按在了座椅上面。

看着拜伦在汽车前面到处捣鼓,鹿翎忍不住冲着他埋怨:“我只是发了低烧,还没废呢,用不着你这样照顾!”

话音刚落,就只看到拜伦“砰!”的一下,直接摔上了汽车前盖,脸上黑得像锅底:“这车发动机坏了,走不了了,看来我们只能靠步行了。”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

鹿翎跳下车,看了一眼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格外不爽的埋怨。

“那你自己回车里面待着,我先走了!”说完,拜伦不再理会鹿翎,拿出地图大概的看了一眼,就直接转身朝着东方走去。

这一刻的鹿翎还真的想要和他分道扬镳,但是一想起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又不得不跑上去追上拜伦的步伐。

“刚才不还是挺横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又屁颠屁颠的跟上来了?”随着鹿翎靠近,拜伦唇角多了几分邪笑,同时阴阳怪气的开始嘲讽起来。

鹿翎只是无所谓的撇了撇嘴,根本就不打算搭理拜伦。

在前行的过程中,拜伦整个人都是一副不爽的模样,但是他还是刻意放慢了脚步,保证鹿翎可以跟上他的步伐。

大约行进了两三个小时,日头都有些偏了,两人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庄的轮廓,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

鹿翎本以为一切会暂时平静下来,拜伦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抱住她的身体,在道路上一连滚了好几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