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淘妻限量版 第三十一章 你需要降温_酱酱

2020年04月10日

两人坐飞机一回国,到了青市,顾羡阳就接到电话,他妈妈潇依美从国外回来考察儿媳妇,却不想胃病复发,生病住了院。

随即两人又奔到了青市的医院去看望潇依美。

刚到医院,却不想林可也在,秦白珞的脸上立马升起一层霜雾。见到不想见的人,自然脸色不会好。

“这位是?”潇依美看向站在顾羡阳身边的秦白珞。

眼前的女人肌肤白皙,甜美秀丽,和她儿子站一起很是般配。身上也没有太多的浮华习气,只是看起来很是普通。除了脸蛋好点,潇依美觉得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妈,这是你的儿媳妇,秦白珞。”顾羡阳说完看着秦白珞,“这是我妈。”

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秦白珞有点害羞不自然的上病床前走了一步,“妈。”

潇依美故意咳了几声,不淡不咸的开口,“恩。”

顾羡阳见母亲的反应并不热烈,出来打圆场,“妈,小珞知道您住院了,很是担心,赶忙和我赶到这来看您有什么需要她做的。”

潇依美淡淡一笑,“我能有什么需要做的。只不过想吃个苹果。”

“妈……我来帮你。”秦白珞说完就去洗了个苹果,然后拿水果刀削起来。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对削苹果不在行,没削到一圈,皮就断了,还把手指削破了皮。

潇依美摇摇头,失笑,“小珞,你在秦家是不是养尊处优惯了?”

虽然潇依美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是不难听出,对秦白珞第一眼印象不是太好。

秦白珞尴尬一笑,“妈,对不起。我刚才手误了。我再继续帮您削啊。”

“别,别,你的手指都出血了,万一流到苹果上就不妥了。还是林可来削吧。”

“你别动,刚做完手术,注意身体。”林可去扶潇依美靠在床,“美姨,我来削吧,嫂子也不是有意的,她也许对削苹果真的不在行。”

“呵呵。”潇依美不冷不热的哼笑了一声没再说什么。林可熟练的削起一只新苹果。

潇依美盯着秦白珞,“小珞啊,你爸的公司最近生意还好吧?”

秦白珞一楞,“哦,还好的。”

“你们秦家是做珠宝生意的对吗?具我所知,店也不大,分店也不多啊。”

秦白珞一楞,随即屏下舒情绪,淡淡开口,“恩,是的。”

“嫂子,几天不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秦白珞的话刚落,林可就主动跟她打招呼,在潇依美的面前装白莲花。

“恩。”秦白珞勉强为其难的开口应承了一句没有去看林可。

“羡阳哥,听说你去了F国把嫂子找回来了,看到你们合好,我替你们高兴。”林可走到饮水机前各给两人倒了杯茶。

秦白珞见林可倒茶,就去了洗手间,躲避她所谓的装出的殷勤。

“羡阳哥,和嫂子喝点水吧,一路上渴了吧,天那么热。”林可的举动在外人看来贤惠而知书达理。可是顾羡阳已经看透了林可,每每使用苦肉计,他已经对她再也不会有曾经的感觉,哪怕昔日美好的时光也渐渐淡去。

“放那吧。我们来了,你回去休息吧,谢谢你。”顾羡阳淡淡的回应没有再看林可一眼,而是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潇依美的床前。

“羡阳哥,我不累。美姨手术,医生说了需要两个星期才能出院,所以我在隔壁特别又开了一间vip病房,美姨若是有什么事,我可以随叫随到。”林可坐在潇依美的床边看着顾羡阳。

“我来陪吧,你还怀着孕,去回公寓休息吧,这里我来安排。”

看着儿子淡淡的语气,潇依美见秦白珞还没出洗手间,就拍了下顾羡阳的手,“羡阳,可儿也是好心,你不在的这几天,我胃病突然病发,当时家里没人,要不是可儿,我还得多受罪了。这几天可儿怀着孕一直在照顾我。”言下之意是,不要对林可那么冷淡,万一林可肚子里怀的真是顾家的骨肉,她跟林可的父母又是旧相识,也不好交代。

顾羡阳转头看向林可,淡淡一笑,“谢谢你了,你去休息吧,家里有的是佣人,还有护工,这里我们来照顾就好。”

“羡阳哥,我不走,我会在隔离一直照顾美姨。美姨一直对我很好,我都一直没有怎么报答,你就给我一次照顾美姨的机会吧!不然我的心会不安……”林可说完眼里蓄满眼泪,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顾羡阳,“况且我现在有身孕也不好回国,我在公寓又闷,正好可以跟美姨聊聊天,打发时间。”

“羡阳,就叫可儿留这吧,你们谁有时间就跟可儿换班好了。”潇依美说完,正好秦白珞走出洗手间。

“珞儿,你没有意见吧?我知道你跟羡阳在公司都忙,你们有时间就过来,没时间就忙自己的事业吧,有可儿,我也不会太寂寞。”

“妈……”顾羡阳握住母亲的手轻声提醒。

“没关系,你和珞儿都忙,我不能那么自私侵占你们的时间,你们有这份心,妈就满足了。反正可儿也不上班,正好可以在我住院期间陪陪我。”

秦白珞脸色不太好,但还是淡淡一笑,“妈,我没关系。羡阳在上飞机前接到一笔生意,正好需要我陪同销售主管去一趟S市,大概要两天的时间。”

“那好,你去吧。”潇依美说完又和林可韶起来。

毕竟是十几年处出来的感情,加上以前潇依美对林可就很中意,两家又是大学同学,所以自然关系很深厚。

对于林可和顾羡仰的事,潇依美一直觉得很可惜,虽然儿子现在娶了秦白珞,她对秦白珞也很满意,但是总觉得这个媳妇的性子有点薄凉了,比起林可,她更中意于她。

现在林可口口声声说怀了儿子的孩子,她不好干涉。顾羡阳也说不是他的。但万一怀的真是顾家的骨肉,她不能叫顾家的血脉流落在外。潇依美不排除林可肚子里怀的是顾家的种。无论倒时候秦白珞是个什么态度,她都必须接纳这个孩子。

潇依美对秦白珞没有恶意,也没有坏印象,但是秦白珞与顾羡阳去了F国后,潇依美特意去拿了秦白珞的生辰八字去庙里算过命,那个算命瞎子说秦白珞八字有一点硬,要延续香火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有点难。

潇依美一直心里有点不塌实,所以她会以顾家利益为重。

秦白珞对潇依美点点头后转身拿了包就要走,被顾羡阳拉住。

“小珞,要不,我重新派人去吧。”

“不用了,公司的事该我做的我会做好,医院这里,你多抽时间陪陪妈,好好照顾她。别为我担心。”

秦白珞说完对顾羡阳笑笑。

“嫂子,你放心吧,你不在的期间,我会替你照顾好美姨的。嫂子,你去S市要注意安全啊。”林可温和的嘱咐了一句,在外人看来,她的这句话有着满满的关心。

秦白珞头都没回直接走出了病房,走廊上隐约还可以听到林可的笑声。

这一走,无疑是给林可一个巨大巨大的惊喜。

这样一来,最少有一星期多的时间,林可都可借以照顾与陪伴潇依美打发时间为由和顾羡阳有独处的机会了。

林可知道先前做的已经引了顾羡阳的反感。

他对自己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任何感觉,更没有了情份可言,唯一还有的就是她哥哥临死前托付的事。

为了不再引起顾羡阳不好的印象,林可这两天表现的中规中矩,很是本分。

除了帮顾羡阳打理好日常在医院的事之外,还会很好的照顾潇依美的起居和观察病情。一有新情况,就立刻跑来通知顾羡阳。

在潇依美的病房旁边是一间同样的vip病房,作为了休息事,里面厨房、卫生间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小间办公的地方,那小间里还有张长沙发可供休息用的。

两天里,顾羡阳不动声色的派人继续调查林可怀孕的事,还给秦白珞不断的拨去电话,就是怕她乱想。甜言蜜语、嘘寒问暖承诺不断,并嘱咐她要自己多注意安全,公事一完就赶紧回来。秦白珞心里倒是安慰了不少。

晚上快吃晚饭的时候,顾羡阳在小间休息室里办公。这时,林可提着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

“羡阳哥,这是我给你做的菜肴,你一定要吃啊,有你最爱吃的菜。”林可说完不给顾羡阳拒绝的机会,直接把保温盒放到了茶几上。

顾羡阳抬起头看到那堆食物,舒缓了口气,语气略为冷淡的丢了句,“这两天你也辛苦了,回公寓去休息吧。”

林可摆摆手,“羡阳哥,别要我走嘛,我真的担心美姨的身体啊,才做完手术,那些护工我不放心的。你就要我留下来陪美姨嘛。刚才我看过了,美姨可以吃很多饭了,这是好现象,看来胃口不错。我陪她吃完,就把这个带来给你了,这是我现做的,你一定要尝尝啊。羡阳哥,我做的菜手艺你是知道的,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吃我做的菜嘛。”

顾羡阳淡淡的笑了下,“恩。有心了,谢谢你,先放这吧,我一会就吃。”说完他继续埋头于一堆文件中。

林可站在他面前两秒后,把他的文件一把抢了过去,“工作重要,身体更重要啊,不按点吃饭,胃会搞坏掉的。”

“没这么夸张,我一会就喝。”顾羡阳说完,林可没有要还他文件的意思。

“羡阳哥,我在国外很久没有做菜了,为了做这顿饭你知道我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吗?以前你最爱吃我做的饭菜了,现在却看都不想看一眼,我太难过了。”

林可说完眼泪就蓄满了眼框,眼见就要簌簌的落。

“好了,我吃,但是吃完你就回公寓去。”

林可擦了擦眼泪,撅着嘴,乖巧的点点头,“知道了啦。”

顾羡阳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把饭菜全部吃完后,主动把保温盒放到了茶几前面。

“我去洗干净。”说完林可消失在顾羡阳面前。

他没有多想,继续埋头于文件。

不久,顾羡阳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他也说不上来。

林可洗完后走了出来,看到顾羡阳有点不对劲,她暗暗一笑,走到他面前担心的摸上他的头,被顾羡阳躲开了。

“我没事。你回去吧。”顾羡阳像躲瘟疫般避开林可的触摸。

“我很担心你啊,你的脸怎么那么烫那么红?羡阳哥,你是不是发烧了?”林可装作十分关切的又摸向顾羡阳的脸,顾羡阳抓住她的手反射性的轻推了过去。

“我没事,可能饭有点烫,吃的热。你先回去。”

顾羡阳一再的下逐客令,林可却步步逼近,“羡阳哥,我担心你啊,你的状态有点不好啊,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发烧了吗?”

顾羡阳也觉得很奇怪,刚才处理文件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他很清楚,身体其实不是烫,而是燥热。一种属于男性体内不安升起的燥热。

意识到这点,顾羡阳赶紧冲进浴室,准备关门时,林可却冲了进去,把门上的叉萧直接上了锁。

“你想干什么?”顾羡阳准备开花洒用冷水把自己降温,不料林可冲了进来。

“羡阳哥,你是不是需要降温?不用冲冷水会受凉的,如果你需要,我来帮你好吗?”

话一出,顾羡阳察觉到了什么,那些菜肯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