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不散:我错了求放过 第122章 五院分配_飞灰

2020年06月04日

体验过这位韩正风总教习的淫威之后,众人收起了小觑之意,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竖着耳朵听着,生怕这位脾气不好的弥勒佛再一个不小心,众人就又有得苦头吃了。

见众人这般乖觉,他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起来,嘻嘻笑道:“很好,老子就喜欢你们现在这个样子。老子也知道,你们当中,不乏天赋极强之人,亦或是被七岳掌座看重之人,甚至还有圣尊院长的亲传弟子。但你们要记住,在这里,老子才是你们直接的顶头上司,一手遮天的存在,你们若是不老实,老子可不怕得罪那些个老家伙。”

这位总教习说话,总是习惯性的拉仇恨,先是得罪了少年天才,又是七岳掌座,甚至于圣尊院长似乎都不放在眼里。这样一个百无禁忌的人,在他面前,最好还是老实一些。

他这样一席话极为拉仇恨的话之后,柳筱筱只觉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愈发多了起来,果然吧,枪打出头鸟,她分明什么也没做,老老实实的,却还是被人平白无故的当成了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对此,柳筱筱无语的同时,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只得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承受着众人异样的目光。

弥勒佛韩正风用眼角的余光撇了柳筱筱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但却掩饰得极好,几乎是一闪即逝,他清清嗓子,抬眸继而正色道:“好了,现在老子先带你们会新生班住的地方,然后挨个来领取手牌和衣服,最重要的一点,老子在新生五班武舍等你们,小兔崽子们,你们的动作可要快一些,老子的脾气可是不太好。”

话音落下,他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众人只觉心惊肉跳,似乎地面都在这不咸不淡的一声中微微晃动了几下,众人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即便是拉粑粑,也得拉在裤子里,纷纷麻利的行动起来。

新入门的两千名弟子,被分为新生一班、新生二班、新生三班… …新生五班,每班配备一个总教习,数量不等的学科教习。无论什么样的天赋,什么样的背景,都必须要进入五院,进行为期一年的菜鸟修习期,但为了不让人才埋没,五院设立了丹药课、炼器课、铭文课等等诸多学科,涵盖全面。

华都学府作为三界中最为权威的存在,对前来拜师学艺的青年才俊们,设计了重重关卡以及隐形的竞争。

例如每月配发的丹药,玄晶石,以及各种修炼资源,都是不一样的,这么说吧,分配给新生班的修炼资源原本便是一个固定的数,然而分配到每个班的,却都不一样。

当然了,入宗的第一个月都是平均分配的,大家都一样,每隔一月,会有一次五班比武,分配下来的资源也会根据五班的战斗力修炼速度进行重新的洗牌,自然了,修炼进度愈佳的那一个院,得到的修炼资源便会愈多。

初次之外,还有半年为期的期中考核,一年为期的年终大考,还有平常的各种考核测试,最终能够留在华都学府的,甚至于一千五的人数都很难达到。

所以,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下,每个人都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为了能够留在华都学府继续学艺,而加紧奋斗。

五班弟子分到各院之后,会统一分到各个班级的外门新生弟子的服装两套,一柄宗门铸造堂百炼的精钢长剑,一块代表身份的手牌。

五院弟子暂时以手牌记忆服装进行分配,一班是纤尘不染的白色武士服,二班淡紫色迷蒙的武士服,三班为黄色,四班为青色,五班为红色。

柳筱筱被分在了新生五班,据说,新生五班是五个班中实力最弱的一个班,甚至于五班的总教习韩正风,曾经还是一个被某位神秘存在逐出师门的内门弟子。只是当年的事情过于隐蔽,再加上年代久远,许多事情,早已无从追溯。

关于这样的传言,柳筱筱有过基本的猜测,新生五班实力最低,那么,这个实力最低的衡量标准会是什么呢,是各位的身份背景,还是各位入宗时的考核成绩?但百思之后,却不得其解,柳筱筱也只得作罢。

为了保护新入门的天才弟子,华都学府对每一位最终进入外门的弟子,采取了相对的保护措施,从四万人中产生了两千名幸运儿,虽然实力出众,但众人的考核成绩却被隐藏了起来,并未公诸于世。

至于眼下这样的分配,应当是遵循了某种规律,只是现在的柳筱筱,还看不明白罢了。

半个时辰之后,新生五班武舍中,已经坐满了人,大家换上了整整齐齐的红色长衫,将发丝高高束起,个个意气风发,却都面露骇色,静静的坐在位置上。

弥勒佛韩正风似笑非笑的站在正中央的高台之上,待到众人来齐之后,他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

这一声,自然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身上。他极为满意的点点头,似乎极为欣赏众人这样一副敢怒不敢言的隐忍姿态。

柳筱筱找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同众人一般,挺直了腰板目不转睛的望着弥勒佛所在的位置。

弥勒佛嘻嘻笑了一声,浑厚的声音似乎携裹着灭世的灵力,在偌大的武舍中激荡开来:“既然人都到齐了,老子就象征性的说两句。老子这个人,最见不得不干净的东西,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私底下可以打架,不对,老子是说切磋,但是不能玩阴的,谁TM的要是玩阴的,老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这一席话,就可重可轻了,可以打架,不对,他说的是切磋,但是不可以玩阴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玩阴的自然不好。但可以切磋,这范围,未免就大了点吧,这些青年才俊都是些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女,手下更是没轻没重的,此话一出,只怕新生五班往后的日子,就要热闹了。